2017年6月1日星期四

聖火就是每一個時代神的Rhema


每個時代的復興都是有神的話Rhema部份去承傳,以舊約中獻祭的火為例,一定是聖火不是凡火,這就是神指定每個時代計劃中的預表,象徵每個時代的復興都是由神的Rhema成為帶領。


聖火與七燈七靈
錫安教會梁日華牧師都曾詳細分享過,在摩西會幕和所羅門聖殿中,外院獻祭和聖所點燃的香料,分別代表了新約的讚美和敬拜。舊約中,祭司燃點外院的祭物和聖所的香料,都必須從聖所的金燈臺借火,不可以從別處取火,或是用自己的方法產生凡火。



假如祭司使用凡火於會幕或聖殿中獻祭或燒香,結果就會如同亞倫的兩個兒子拿答和亞比戶,被神即時擊殺,因為他們明明地褻瀆神。凡火是人用自己方法產生的火,聖火則是神從天而降的火。既然獻祭和獻香料都必須使用聖火,同一道理,現今新約時代,在有神同在的聚會中,敬拜讚美所頌唱的詩歌,都必定要來自神的啟示和感動,不可以使用屬世歌曲或粵曲改詞,就當作詩歌獻給神。歌詞亦必定要來自神純正的話語,即金燈臺,並且是神時代信息Rhema,即七盞燈,亦即代表耶和華七靈的七朵火。



每個時代的復興之火,都是由神啟示一個新的真理復還,即神從天而降的聖火燃點而開始。但復興成為大豐收的時候,必然是來自神的春雨秋雨澆灌,這場雨,會熄滅當初從神而來的火焰,復興之火亦會慢慢消退。下一次出現復興之火,必須再從金燈臺的七盞燈上取火,即是從神而來的聖火,才可以再次燃起下一個復興。



所以,復興循環的程序,是聖火點起復興之火,繼而春雨秋雨的澆灌,令復興得到豐收,最後復興慢慢消退,再等候下一次聖火點燃新的復興。教會真理復還的歷史中,我們每一次都能夠看見這個循還。

但從金燈臺取火,又是甚麼意思呢?

金燈臺取火象徵的真理復還
金燈臺代表聖經66卷Logos的話語,是神永恆不變的原則,其上的七盞燈,代表神的七靈,是聖靈賜給每一個時代的Rhema,是神給予每個世代的信息、真理復還、啟示或時代計劃。

所以,每一個時代,如果神已賜下一個新的時代信息,並且是完全合乎聖經,亦有聖靈的恩膏印證,但仍有人自以為是,不願跟隨這朵聖火燃點的復興,守舊地繼續跟隨上一個復興或傳統。



在神眼中,這位基督徒每次的敬拜讚美,都是獻上凡火,不單神不會悅納,這人在神面對甚至已經失格、失去救恩。就好像一個舊約以色列人,獻祭時並沒有將祭物帶到外院的銅祭壇,而是在聖殿以外的地方所謂進行獻祭,並且用自己的凡火點燃祭物,這行為根本就是褻瀆神,離開了神的規定。

這原則同樣適用於敬拜讚美的詩歌,詩歌是讓教會會眾,在聚會中以頌唱詩歌成為聖火來燃點祭物和香料,所以,詩歌不單要合乎聖經真理,亦要有來自聖靈的啟示,即內容是來自當時代的復興之火,代表神時代的旨意和計劃Rhema。



500年前信義會的復興
因此,500多年前,當信義會由天主教分別出來,當時代的詩歌,最主要的題目必然是因信稱義,因為這是神當時給予馬丁路德的Rhema,正是神復興之火的所在。約翰衛斯理的時代,詩歌的主題必定是聖潔生活;到了靈恩運動的時代,詩歌的主題必定是醫治、神蹟和恩賜。

所以,大家都會發現,過往錫安新歌的歌詞內容,普遍都會配合主日信息或栽在溪水旁的信息內容,而現今的錫安新歌,則有不少談及星際,因為《星際.啟示錄》就是這個時代的Rhema。

每個時代敬拜讚美的詩歌,都並非由人或巴蘭釐定,而是由神當時代的信息Message或Rhema釐定。因為神賜下的時代信息就是Rhema,藉此才能夠成為聖火,點燃祭物和香料。



換句話說,現今沒有《星際.啟示錄》這Rhema的教會,他們創作的詩歌都偏離了神的時代信息,只是以凡火點燃敬拜讚美,其實就等同亞倫的兩個兒子拿答和亞比戶,是褻瀆神。

Rhema與神賜下的新歌
唯有以聖火即Rhema 的詩歌去點燃敬拜讚美,才可以將人帶進神同在的至聖所,而不被擊殺。任何一個大意的人,在一間有神同在的教會以凡火獻祭,都是必死。為何當人達到新婦的信仰級數,就可以得到時空穿梭的能力,因為新婦無論活在哪個時代,都是可以得到神當時代啟示的人,可以一日也不偏差地跟從神的步伐。



正因為新婦能夠達到這種級數,無論神往哪裡去,他們都會跟隨到底,所以,神就容許得著新婦位分的人,可以時空穿梭到人類歷史任何一個時代,完成神在每個時代的計劃。

總結

而錫安教會明顯就是神的新婦,因為錫安教會,不單能夠總和人類及教會歷史的智慧,
並且在過去32年,日華牧師都可以每星期,甚至每天分享來自神的Rhema,即使神的時代計劃,每年、每月,甚至每天都不停變動,但錫安教會都能夠緊緊跟隨,證明錫安教會可以得著千古以來,所有先知和君王都夢寐以求的新婦位分。

參考資料:

2012 榮耀盼望 vol. 380 ── 「星際啟示錄」的第三部份(36)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