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5日星期一

基督徒不能藐視神的動勢


跟從神時代計劃的事奉者,好比穿上祭司袍的大祭師,是直接面見神的同在。這時,事奉者連半句怨言或嘲笑的說話也不可出口,否則必遭受神重重地記帳!




末後日子
成為大祭司的資格

日華牧師分享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題目,就是成為大祭司的資格。 過往主日信息中,我們已經理解自己是有幸生活於人類歷史最末後的一群。 因為整個人類歷史的目的,就是為到於最末後的時間, 能夠孕育出一批與主耶穌有著同等身量,與主耶穌完全匹配的新婦。 所以,近五百年神復還一個又一個真理,讓教會能夠不斷進步,走近新婦的資格。 同時間,歷史的復還,亦是祭司袍不同部分的復還, 最後的部分,將會是兩塊肩膊石及聖帽。 當整件祭司袍完成復還,同樣亦是末後日子即將完結,新婦將要出來的時間。



大家可以想想,舊約當中,整個以色列民族,唯有大祭司可以進到至聖所面見神, 並且他要一絲不苟地,穿著全套祭司袍, 每一個細節都要考究,任何魯莽大意都會招致神的審判。

然而,到了新約,我們所穿的祭司袍, 不是一個屬肉身、屬血氣,由人穿上的祭司袍,而是由我們的性格內涵組成, 這就是為何神以五百年時間,去復還祭司袍不同部分,讓人能夠穿上。 由最初的內袍所代表的因信稱義,到最後我們這個時代的聖帽,歸耶和華為聖。 我們的責任,就是於短暫一生中,可以穿起過去所有真理加起來的祭司袍, 讓我們裝備成為大祭司,被提進到至聖所、與神面對面相見。

日華牧師分析,過去眾多共同信息, 足以明證我們就是神於末後揀選的真命天子,以千錘百煉的方式被孕育成為大祭司。 神更以日華牧師帶領的錫安教會,藉著神的 Rhema,去燃點這時代唯一一把聖火。

(註:Rhema 是神的話語,是神在指定的時間裡,所發出指定「神的話」,而成為指定時代裡,神最高的旨意。詳閱文章:神的話語:Rhema 與 Logos


既然我們有著如此重大的責任,成為全人類歷史的最後一棒, 跑完全程,成為新婦、亦成為大祭司, 讓全地都要來就光,完成《啟示錄》的末後大復興預言。 那麼,神的要求,又豈會如同一個平信徒, 讓他們信主後,平平凡凡,繼續在人生目標中掙扎,生兒養女就死了呢?

正如舊約大祭司,每次進入至聖所都心存戰兢、帶著敬畏去到神面前, 因為他背負及肩擔整個以色列人的信仰,假如以色列人不斷犯罪、惡貫滿盈, 甚至大祭司自己亦犯罪的話,當大祭司進到神面前,甚至會被即時擊殺。



大家可能會有一個疑問,為何會眾不斷犯罪、惡貫滿盈的時候, 即使大祭司沒有犯罪,但都會導致大祭司進入至聖所時被擊殺呢?這裡就說明大祭司不是單單為自己的信仰負責, 亦要在神面前為整個以色列、所有以色列人的信仰負責,肩擔他們的信仰。

神將以色列全會眾的信仰,看為大祭司的責任, 假若大祭司沒有好好教導以色列人、阻止他們犯罪, 大祭司亦難辭其咎,必然會被神審判,甚至擊殺。

同樣,作為新婦的我們,單單顧及自己的信仰並不足夠, 新婦的責任,是照管整間教會,就是神整個家的信仰。 假若不能肩擔教會全會眾的信仰,就不能成為新婦。

既然舊約中,神對大祭司的要求已經到達擊殺的程度, 相對新約,神要塑造我們成為大祭司的話,要求只會更高,不可能更低。 因為末後日子,神期望我們有著與神同等的身量,成為神的新婦, 甚至賜我們死人復活、永遠審判及審判列國的權柄, 因此,神對我們的要求,對比舊約大祭司,必然是更高。

所以,為何牧師鄭重提醒,神是聖潔、可畏的神。 當神已經不斷明證,神是揀選並帶領錫安教會去完成神的時代信息,就是神話語整全金燈臺的復還。 假如有任何人聽到牧師分享神將要來的動勢和異象, 存著輕看和藐視的心,哪怕只是說出一句嘲諷的說話, 沒錯,哪怕只是說出一句嘲諷的說話, 他們都必定會失去大祭司的職分,不能成為新婦的掌管者, 因為神是輕慢不得的。




從祭司的衣著
理解神對事奉者的要求

我們可以從祭司的衣著理解這個概念。

首先,聖殿是分為外院、聖所及至聖所。 祭司就穿著白色外袍,於外院銅祭壇為以色列人獻祭, 將祭物屠宰、清洗及燃燒在壇上。 因此,祭司就像屠房工人般,身上常常會被祭牲的血沾污。




然而,當祭司要接近神的同在,進入聖所的時候,就要更換另一套衣服。代表不同的信仰態度,當祭司越來越接近神的時候,態度就越是要審慎和尊重, 神對他們的要求亦越來越高。當大祭司要進入至聖所,就要穿上大祭司的整套祭司袍。穿上整齊的大祭司袍,才可以由聖所進到至聖所。 假如大祭司存著輕慢的態度,穿著外院為以色列人屠宰祭牲的外袍, 嘗試進入至聖所的話,他就必死無疑。因為神對進入至聖所與祂面見的大祭司,有更高的要求, 大祭司亦要以最尊重、最恭敬、最慎重的態度,


其實舊約時代的聖殿,是新約時代的影兒, 神於我們當中,復還一個由教會弟兄姊妹組成的真正聖殿, 我們更已經由外院的家具,進到金燈臺的領域, 我們就是神所揀選的新婦級教會,將要完成整個聖殿建立的最後一棒。就如大祭司每次由聖所進入至聖所的時候,都需要以金燈臺的聖火點燃金香爐, 藉著金香爐產生的煙,大祭司進入至聖所的時候,就能夠以煙阻隔神的榮光, 避免因直視神的榮光而被擊殺。




相關文章:聖火就是每一個時代神的Rhema

錫安教會多年來跟從神
誰敢嘲笑神時代的聖火呢?

錫安教會三十多年來,牧師都在隔開聖所與至聖所的幔子前面, 從金燈臺借火,燃點金香爐,帶領我們走進至聖所面見神。 可是,當牧師從金燈臺借火,分享神在這時代的 Rhema 和動勢時, 假如有任何人嘲笑神時代的聖火,試問這人又怎可能成為新婦,怎能夠進至聖所面見神呢? 假若在外院接到這朵聖火獻祭時,說同一番嘲笑的話, 神尚且不會擊殺,因為外院與至聖所仍距離甚遠, 甚至普通以色列人都可以進入外院,祭司亦只穿著外袍, 神不會因為人在外院中不尊重神的聖火而作出擊殺。



但至聖所領域,大祭司已經穿好整套大祭司袍,預備借火燃點金香爐,然後進入至聖所, 假如他嘲笑、諷刺及不尊重神這朵聖火,試問,他能否進入至聖所,並得以存活呢? 大家試想,我們在錫安教會,豈不亦是同一位置? 過去三十多年間,錫安教會豈不靠著牧師於金燈臺借火,得著神的時代 Rhema,一日也不偏差。

然而,這些時代的 Rhema,不單包括源源不絕的音樂動勢、「錫安劍」耳機、《星際‧啟示錄》, 同時間,亦包括雙氧水事件、千年蟲事件、建殿、拆殿、儲糧、北上大度假等。




假如有領袖或事奉者,就是神眼中的祭司,自以為自己是新婦, 卻不尊重,甚至嘲諷日華牧師手上的聖火,即神的 Rhema 和時代計劃, 那麼,他又怎能成為新婦,藉著金香爐發出的煙,進入至聖所呢? 既然不能進入至聖所,又怎會是神的新婦呢?

當然,對平信徒而言,他們尚未進到內院、尚未進到聖所, 即使他們恥笑神時代的聖火,神尚且未必會審判。 但事奉者是神眼中的祭司,假如仍嘲笑神的時代計劃, 他們又怎能成為大祭司,甚至怎能逃離神的審判呢?

所以,牧師鄭重警告,任何領袖對於神的 Rhema 和時代動勢, 假如曾於一生中講過一句嘲笑的話,他已注定不能成為新婦,失卻新婦的資格。 就連帶領整間教會一起燃點金香爐的牧師,對神也是絕對尊重和敬畏, 口裡絕不會對神任何一個時代計劃和 Rhema,說出一句輕慢或嘲笑的說話, 相反,是帶著最恭敬的態度去領受和執行。

正如最近一個動勢,「錫安劍」的研發,由神的 Rhema 出現開始,至今只是一年多, 但「錫安劍」已經有幾代版本,甚至研發出「錫安咪」及「完美音色」講座的動勢。 當中,牧師都是帶著嚴謹的態度、盡心竭力、不眠不休地研究,直至成品出現為止, 因為牧師要趕上神最新的動勢,需要盡心竭力的研究, 才能趕上神的步伐,才會出現眾多一日也不偏差的帶領。

試想:當牧師研究完畢,將整個動勢變成信息分享的時候, 竟然有人膽敢嘲笑,他又怎可能成為新婦呢? 這些人連聽信息的資格也沒有。

對於一位正常的基督徒,當他在主日聚會中, 能夠肯定自己從教會牧師口中聽見神的 Rhema 和時代計劃,他亦會感到珍惜。 因為歷史上,並非所有教會都能夠分享神的 Rhema, 往往神在全地中,只會建立一間可以分享神 Rhema 的教會。 可見,能夠在聚會中聽到神的 Rhema,當然會倍感珍惜, 但假如有人膽敢嘲笑,他就連聽 Rhema 的資格也沒有。

又例如,十九年前,當牧師從神領受音樂動勢的秘密,並與幾位負責領詩的弟兄分享後, 假若當中有任何一位,將每星期出一首錫安新歌視為一個「不可能任務」, 只是為他的工作添煩添亂、百上加斤,然後以一個嘲笑的態度回應。 即使這人是一名全職、一名領袖,但這人的信仰,在神面前也是死而又死, 因為這人對於神的 Rhema,已輕視到一個不信的階段,認為可以嘲笑的程度。


新婦必定要能成為大祭司

所以,為何牧師認為全人類歷史中,新婦只得約一千人, 當中,錫安教會已經佔五百人,其餘整個歷史只有五百人。所以,馬丁路德的時代,除了馬丁路德之外,可能整個時代亦只有一至兩位新婦。 因為外院就是荊棘中的火焰,是不能被火燒著的荊棘, 摩西會幕最外圍的,就是荊棘中的火焰。



然而,經過五百年的真理復還後, 我們已經不是停留在外院中,而是走進了聖所, 以杏樹枝在金燈臺借火,點燃金香壇和金香爐。大家是否知道,神是以杏樹對比金燈臺,即教會呢?

但有甚麼證明,教會是杏樹借火呢? 因為《聖經》不斷以教會對比金燈臺, 金燈臺就是一棵杏樹,再加上從神而來的聖火點燃, 這就是《聖經》一直提及教會能夠到達的程度。我們向金燈臺借火的時候, 要帶著敬畏、神聖和謹慎的態度,才不會被神的聖火焚燒。 但假若帶重輕挑、嘲笑的態度,結局就是被神的聖火焚燒。

於歷代歷世中,只有對神帶著敬畏、神聖、謹慎態度的事奉者, 他們的生命才能去除雜質。 當他們如杏樹般,於金燈臺借火點燃金香爐時,就不會將自己一併燃燒。每個時代中,亦只有在借火時不被焚燒的事奉者,才能成為新婦。 正如能夠進入至聖所,而又不被擊殺的人,才可以成為真正的大祭司。

牧師分析,早期教會或真理復還的初期,能夠成為新婦的人數很少, 因為在他們的時代中,能夠成為祭司而沒有雜質, 即是對神的 Rhema 有著絕對尊重,不說一句嘲笑的說話, 去除所有可能會被擊殺的瑕疵,可以在聖所中借火又不會被焚燒的人, 實在是少之又少,一個世代可能只有一個人,既沒有被焚燒,亦合資格成為新婦。

然而,到了我們這個年代,是真理復還的最後一棒,要完成所有真理的復還, 對比過去,我們一生中借火的次數是非常頻密,是打開歷代歷世智慧的總和。 神對我們的要求,亦會相對地高, 因為借火的次數越頻密,相對能夠成為新婦的機會就更多, 神對我們的恩典亦更多,神向誰多給,亦向誰多要。

事實上,在神嶄新的動勢中, 神期待祂的祭司能夠認真肩擔推動神動勢的責任,成為神上佳的支持者, 並且在過程中,塑造出更似神的性格,成為神面前更稱職的大祭司。 可是,在人渺小又狹窄的思想角度,神的動勢卻是一個又一個「不可能任務」, 他們的舊我及未更新的思想,就會再次出來, 以軟弱、卑髒、無奈和後退的心態,面對神嶄新的動勢, 那麼,他們又怎可能成為神的大祭司,進入至聖所呢?

牧師帶領教會三十多年裡,神對錫安教會的帶領, 由雙氧水事件、千年蟲事件開始,往往都是無跡可尋, 亦往往需要教會全體弟兄姊妹一同突破,才能夠完成一個又一個壯舉。 但同時間,那些不配聽神時代性 Rhema 的全職, 已經倒退至向神的 Rhema 發怨言,甚至最終離去。

當年,神嶄新的動勢出現時,神並非預期他們不斷發出怨言和嘲笑。 當然,神是知道我們的景況如何, 神期待祂的祭司們,能夠在人生中將怨言變成讚美敬拜, 這是新婦級基督徒面對神的試煉時,會有的必然反應。

所以,為何祭司袍的兩塊肩膊石,一塊代表政權、一塊代表讚美敬拜, 因為我們成為祭司,肩擔神的時代計劃、神的動勢、神的使命時, 究竟,我們是帶著懷疑、嘲笑、怨言, 還是帶著敬拜讚美,頌讚神的偉大呢?




假若是懷疑、嘲笑和怨言的話,我們的祭司袍就會缺少了一塊肩膊石, 穿著不齊全的祭司袍,當然亦不能進到神的至聖所。



謹記:神呼召我們不是單單成為會眾、賓客,永遠停留在外院, 假如真是如此,我們根本不需要穿上整套祭司袍,亦不可能進到至聖所內。 但神是呼召錫安教會成為新婦級數的教會, 因此,我們要有整套祭司袍,去肩擔神的時代計劃, 得著一個責任時,就是另一面肩膊石的權柄, 相對地,我們就應該多一分敬拜讚美。 得著一個新動勢時,就是另一面肩膊石的權柄,我們就應該多一分感謝主。 這就是祭司袍的設計提醒我們的教訓。


發了一句怨言
一生都不可能成為新婦

正如牧師鄭重強調,假如我們領受的是神的 Rhema, 哪怕只是說出一句嘲諷、恥笑的說話,或是一句怨言, 我們在有生之年,都不可能成為新婦。 因為,我們就在聖所與至聖所之間的幔子前,當牧師點著這個金香爐的時候, 假如我們不是帶著敬拜讚美,而是嘲笑和怨言的時候, 又怎可能成為新婦,可以進入至聖所呢?

所以,當我們今天回望所發生的一切, 有哪一件事不是神親自帶領,到達一日也不偏差的程度? 神對錫安教會的帶領,豈不日新月異、多姿多采? 這些動勢,全是牧師親自策劃、搜集資料、組織、分享及鼓勵, 所以,當教會推行這些動勢時,其實牧師已經負起絕大部分責任,完成最難的部分, 相對而言,弟兄姊妹只是跟從當中的帶領,已經容易得多。

在這種情況下,還有人膽敢藐視及嘲諷,他們不但會失去新婦的資格, 如果最終不肯悔改的話,甚至連童女的資格都會失去。 再者,環繞日華牧師身邊的領袖,假如都對神最新的動勢不感興趣,甚至輕藐, 日華牧師又怎能帶領教會進入神的使命呢? 結果,日華牧師要花更多時間、說服力、心力和見證, 肩擔其他不信領袖的職分,百上加斤,才能夠帶領整體教會前進。

我們要明白,於這一刻,縱使已經過了 30 多年,教會眾多動勢已經如火如荼推進,然而,神給予錫安教會的使命、異象和動勢,只會越來越龐大, 甚至龐大得讓人難以置信,到達前無古人的級數。 神是要藉著錫安教會,將燃點人類歷史最後的復興, 歷史舞台最後的一幕,必然是最龐大、最圓滿的謝幕, 因此,神給予我們將要來到的使命,亦會是歷史上最龐大的級數。

在末後日子,神最龐大的使命臨到,我們要承擔最龐大的責任時, 假如說了一句怨言或嘲笑的說話,就會失去新婦的資格, 在最大的祝福、最大的喜劇出現時,就因為說錯一句話,隨時會變成最大的悲劇。

因此,假如我們希望成為神的大祭司, 不至於在最後關頭才信仰跌倒的話,現在就要調節自己的內心, 即使我們狹隘的思想中,暫時未能理解神的龐大計劃、未能同心執行, 也絕不可以藐視和恥笑。

只要曾在神的 Rhema 面前,說過一句輕藐的說話,已不能成為新婦和大祭司, 即使不降為童女,最多亦只能成為至聖所的金香爐,被大祭司帶進至聖所, 就是一班會讚美敬拜、並且會承擔事奉的基督徒, 他們會成為金香爐,被大祭司提起,帶進至聖所, 但卻不能成為大祭司,自己主動進入至聖所, 因為他們講輕藐的說話,就親手失卻了大祭司的資格。假如還變本加厲,將輕藐的說話變成「口頭禪」,習慣將神的計劃當作笑話, 他們甚至會由童女降為賓客。因為我們在神面前,是不能冒失開口。



傳道書 5 章 2 節: 「你在神面前不可冒失開口,也不可心急發言;因為神在天上,你在地下,所以你的言語要寡少。」

雖然童女不是羔羊婚筵的主角,但他們亦要認真參與,一起同心完成神的計劃, 而不是帶著輕藐、恥笑的態度,一邊做、一邊訴苦。 帶著這種心態的人,倒不如不要做童女了。 童女並非一個低要求的崗位,我們在十童女比喻中知道,她們是需要帶備額外的油, 當新郎延遲的時候,沒有足夠油的童女只會被神看為愚拙的一群,關在婚筵的門外。

既然,那一群已經預備足夠油,但沒有預備額外油的童女, 都可能成為愚拙的一群,被神厭棄, 假如有人甚至會恥笑神的動勢,又怎可能成為童女呢?


小結:
當錫安教會得著從神而來的動勢,就如大祭司在至聖所中事奉。假如有事奉者在神如此近距離的同在下,發出埋怨的說話,必定不能成為新婦,並且童女也可能被降格為賓客。所以,我們當敬畏神,神是輕慢不得的!


資料來源:
2012 榮耀盼望 vol. 380 ── 「星際啟示錄」的第三部份(36)

YouTube︰棄絕藐視與新婦的讚美
01:40:46 - 01:59:52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