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1日星期四

玫瑰園計劃的共同信息 ― 香港與雙魚座


續上一篇 ―― 玫瑰園計劃,喚起香港人什麼信息

當中提及到,Freemason 以「玫瑰園計劃」之名,打造香港近三十年的大型基建。而玫瑰園的方程式就是:雙魚座、Freemason、奧林匹克、皇家玫瑰、獻祭、雙子座,對不?再加上動畫《聖鬥士星矢》黃道十二宮篇歸納而成的結論。從中更讓我們了解到,原來「雙魚座」在香港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



其實,香港的建設所營造的共同信息,遠較我們所認知的複雜,你又可知道嗎?



「雙魚座」神話的由來


首先,讓我們看看神話中雙魚座的故事。於神話當中,雙魚的由來就是美神阿佛洛狄忒(Aphrodite)以及她的兒子厄洛斯(Eros),他們為了逃避追殺,化成兩條魚,潛到尼繫河中的故事。


香港島及九龍新界 = 雙魚座


上篇,我們也提及到港鐵的標誌代表著雙魚座。其實,這是港鐵最早年對香港鐵路網絡的規劃:觀塘線加上荃灣線,就是上面的半圓;整條港島線,就是下面的半圓;最後,貫穿中間的直線,就是至今仍在建設的沙中線。


從港鐵標誌的原構想,我們可以理解到,香港和九龍,原來就正好對比雙魚座的故事。位處香港南方的香港島,就是阿佛洛狄忒的化身的南魚座,至於九龍區及新界區,則是另一條魚 ── 兒子厄洛斯。在神話中,母親為免跟兒子失散,因此將自己跟兒子的腳綁在一起。香港的鐵路,也彷彿將兩者綁在一起的繩子。

說到這裡,出現了一個非常有趣的發現:假設要將雙魚座的星圖,貼在香港的地圖上;然後,將星圖逆時針方向旋轉133 度後,南魚座完美對應港島區,同時,另一條魚亦準確對應讀音「大魚山」的「大嶼山」。看著這個下列的對應圖,我們會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連繫雙魚的繩頭,就是天水圍區。回看港島跟九龍新界這個雙魚的對比,事實上,不難發現,港島區跟九龍和新界區,一直都像雙生兒。 



令人震撼的是:香港區和九龍區,竟然有一個地方,其名稱完全一樣!沒錯,就「鯉魚門」; 是「鯉魚」加上「門」。在香港一個細小城市裡,竟有兩個地方採用完全相同的名字,是何等容易令人產生混淆。可見,香港政府其實相當執意要保留這對雙魚。


NBA也與雙魚座有關?


籃球,相信沒有太多人留意到,籃球上的線紋,其實跟雙魚座標誌極為相似。不單如此,當你俯瞰籃球場,會赫然發現,其實籃球場的場內間線,跟雙魚座標誌同樣相似!





NBA 季後賽的總決賽,是每年籃球界的盛事,甚至是全球焦點。今年對賽的兩隊,竟是來自東岸的克里夫蘭騎士隊(Cleveland Cavaliers), 與及西岸的金州勇士(Golden State Warriors)。因兩隊也是實力帄帄,甚至屬下游隊伍的球隊, 卻如參與了一次神奇之旅,雙雙打入季後賽決賽。克里夫蘭騎士團,自1970年成立以來,從來未得到過總決賽冠軍,45年以來,除了2007年,今次只是第二次殺入總決賽。至於金州勇士,成績就更加不濟,經歷了1970年代的黃金歲月,自1975年,今次是40年以來,第一次打入季後賽總決賽。當中,為我們帶來何種信息呢?


克里夫蘭騎士,顧名思義,必然與馬有關;在眾多篇「天馬座行動」的文章中,「騎士」這角色從不間斷地出現。金州勇士隊又有何特別呢?請看看其隊徽上的金門大橋,震驚嗎?世事真有這麼多的巧合嗎?因這隊金州勇士隊,是全個 NBA 中, 唯一一隊,名字不含主場城市名的職業球隊。若果這隊勇士隊跟其他 NBA 隊伍一般, 以主場城市命名的話,它的隊徽上就不會存在這座位於加州三藩市的金門橋了。 因為這球隊自成立以來,只有1964至1967年,主場位於三藩市,而其餘的60多年,都是以其他加州的城市作為主場。


「銀門座落於香港,災難真的從香港開始嗎?」






按天上星宿位置,金牛座的角尖, 正好直指著銀河,而傳說中的銀門,就在兩角之間。





原來,香港的確曾經有一個名為牛角灣的海灣,只是現今已經不存了。這海灣本來就位於新界青衣島西北位置,經填海後,成了現時香港水泥廠房的所在地。假設這牛角尖對著的位置就是銀門,青馬大橋座落的海域的確是合理不過。




但是,若果更全面檢視古舊香港地圖的話,我們便知道在九龍灣未填海前, 因牛頭角位處的海灣,其海岸線與牛角相似,故此,該處起名牛頭角。



如是者,我們發現到,原來在香港舊貌中,一東一西,都存在一隻牛角;分別在牛頭角及青衣水域的牛角灣。如果將兩者合起來,視為金牛座的兩角,其角尖指著的維多利亞港,理所當然,就可以理解成銀河了。而更精準的對應,當然是兩角的中間位置,傳說中的銀門所在,豈不正是現今添馬艦的「門常開」位置嗎?如是者,我們便輕易理解到兩個代表銀門的大型建設,青馬大橋及新政府總部「門常開」,其位置的選擇,絕對是經過精心策劃。


在神話故事當中,災難是從銀門開始,卻是從金門結束。Freemason 盼望能夠如騎劫前三隻馬的能力一樣,騎劫第四隻馬 ── 灰馬的審判能力,騎上第四馬成為騎士,控制這審判的能力,對Freemason 來說,他們的災難就等於進到金門後而消失了。


結語:


在神話當中,阿佛洛狄忒最先潛入海中,亦首先被宙斯提到天上成為南魚座。 這又是否意味著,香港以南的香港島,存在著更大的災難風險嗎?當中種種的資料、帶出的共同信息,是否又是一個警號,讓我們得知這災難,會從香港這銀門開始呢?


相關文章:

玫瑰園計劃,喚起香港人什麼信息
「玫瑰園計劃」號外篇01
「玫瑰園計劃」號外篇02金門、銀門的奧秘
電影揭露金門、銀門的真正意思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