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5日星期四

前會友壞學生被神命定跌倒


從天馬座行動和玫瑰園計劃中,我們已可得見錫安教會在神眼中是時間中的絕對存在,每一步都有著神獨特的帶領,本年的6月26日,是錫安教會音樂網站Singsongzion十週年的慶典日,當日眾多的印證就不再重述,但大家可曾想到,其實自18年前第一個動勢起,神早已掌管、預計,那些人數上的預知和控制,是要怎樣的程度,才可以至一個人數都不偏差的程度?



17年前教會分裂事件簡述

當日的十週年慶典,是在灣仔修頓室內球場進行,事後很多返回錫安教會多年的領袖們,特別是一眾策略家,當再次踏足過去十多年,教會已經很少租用的修頓室內運動場,並且,當日修頓剛剛完成了為期17年的最大修葺工程,差不多所有元老級的領袖,都不期然想起同一件事。

就是錫安教會有史以來,第一次有全職辭職,離開教會並分裂教會的事件。

事源大約17年前,即1999年3月28日當天的主日,錫安教會正因為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無法提供場地,因而再次租用SingSongZion 十周年慶典的修頓室內運動場,但當時場館正在裝修,有三分之一座位被帆布遮蓋著,暫停使用。

當日的一天前,星期六,剛好有一位姓林的錫安教會全職,向日華牧師辭職。這人當時擔任教會財政,並且是日華牧師親自對一的門徒,他下線的男門徒對一,加上他和他下線所帶的家聚,總人數多達二百人以上。因為他的辭職,並選擇自行離開教會,導致一個月內,有大約一百人跟隨他選擇離開教會。

這位姓林的教會前全職在辭職之前,因為被日華牧師發現他在多方面犯下嚴重失職,所以決定管教他,將他由日華牧師的對一門徒,降級由展鳴策略家對一。

但姓林的前全職,竟然立即老羞成怒,怕被降對一和降職後,會失去教會內弟兄姊妹對他的尊重,失去自己一直所謂的位高權重,而擅自享有各種日華牧師並沒有授予他的特權,以及被教會發現前,一切自把自為的處事作風。

因此,他在1999年3月27日決定向日華牧師遞交辭職信,並於事前和事後,私下聯絡教會內的下線門徒和家聚成員,呼籲他們大舉離開教會,希望以人多勢眾的力量,威脅日華牧師就範,甚至所謂「喚醒日華牧師」,逼日華牧師停止繼續分享主日信息「摩西詩篇」,指這套信息不是來自神。

但現今藉著拉線4794、「天馬座行動」、「玫瑰園計劃」及923共同信息等,都明證連摩西詩篇的信息,都是一日也不偏差地被神帶領,因為4794傳奇的起始點雙氧水信息,就是摩西詩篇的信息之一!


現實的可拉一黨

相信熟知聖經舊約的朋友應該記得可拉一黨的事蹟。其實他們所做的,正如以色列人出埃及時的「可拉一黨」,挑戰神的受膏領袖摩西和大祭司亞倫。

神用荊棘中的火焰,把杖變為蛇、行十災、分開紅海,神的榮光在西乃山顯現、磐石出水、天降嗎哪和鵪鶉,以各種前所未有的大神蹟奇事,證明摩西是神所揀選的領袖和神人,而亞倫亦是神所揀選的大祭司。

但可拉一黨竟然仍以橫蠻無理,極為厚顏無恥的語氣,無視神對摩西明明的帶領和選召,以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印證,挑戰摩西和亞倫,聲稱人人都有資格做以色列民的領袖。

就好像現今香港很多所謂高舉民主旗幟的反對派,尤其是一班曾參與「佔中」,即雨傘革命的廢青。他們實質是對社會毫無貢獻的敗類,卻指責城中多年來貢獻良多、勞苦功高的領袖,指他們沒有資格帶領香港云云。其實真正沒有任何資格作領導的,正是這班廢青。因為這班人想要求一些自己沒有的權利,但當別人不肯就範,他們就寧願玉石俱焚,以破壞社會的方式去要脅。

最後,神讓亞倫的杖變為開花結果的樹枝,並且將地打開,把所有和可拉同流合污的一干人等,直接擊落陰間。


劣行重重的壞學生

姓林的教會前全職,所做的事與可拉一黨如出一轍,當他離開教會,並帶同一些前家聚負責人、門徒和會友離開之後,不斷以謊言及扭曲事實的傳言,抵毁日華牧師甚至其他全職領袖的聲譽。

首先,這位姓林的前全職,是教會過百位全職中,唯一一位,當日華牧師邀請他的時候,並沒有立即應允的人。

原因是甚麼呢?因為他當時認為教會的經濟,可能無法每月穩定地支付他的薪金,後來,當教會的經濟更加穩定,日華牧師才正式聘請他成為全職。如此,已經可見他是如何看重金錢,過於事奉神的機會。

但另一邊廂,當姓林的前全職離開教會後,有教會肢體問他,如果他是正確的話,

為何其他領袖,如展鳴策略家不離開教會呢?姓林的前全職,竟然反過來指稱展鳴策略家是因為貪錢,所以沒有離開教會!

姓林的前全職,作為一位受薪全職,並沒有履行全職的基本職責,當初日華牧師聘請他的最主要工作職務,是到粉嶺圍,協助傳威策略家負責的錄帶工作,

但由於姓林的前全職,是居住在旺角區,所以他上任後,竟然從未協助過傳威的錄帶工作,連一次也沒有。而原因,只是因為旺角和粉嶺圍的距離很遠,

可見,其懶惰和失職,已經到一個階段,連屬世的低級工種,都不可能容許一犯再犯,又不被辭退。

此外,他不單沒有履行屬靈師傅的應有職責,按時候一對一訓練自己的門徒,

甚至有下線門徒自開始對一後,已完全沒有接受任何對一訓練。不單沒有盡自己作為師傅的義務,更濫用教會領袖的特權,將教會分派給他訓練的對一下線門徒,視如免費勞工,要求他們服侍自己、得盡一切權利。

姓林的前全職,本身學歷非常低,連基礎小學生的英文程度也沒有,卻常在下線門徒前裝作精通英文,常常因此鬧出不少笑話,只是當時的門徒不敢拆穿他。

甚至,曾有教會肢體,詢問他日華牧師在1998年得到第一個音樂動勢後,為何能夠源源不絕地,每星期創作出一首以上的錫安新歌,足以證明日華牧師是被神所恩膏時。

正正就是這一位不學無術,又沒有自知之明的姓林的前全職,竟然妄稱日華牧師和展鳴策略家,是利用自動作曲的電腦程式來欺騙會眾。

這答案實在是貽笑大方,因為18年前至今,全世界根本沒有出現任何電腦程式,可以每星期自動創作出一首動聽的歌曲。

假如真有這樣的程式面世,世上所有作曲家都早已宣佈失業,又怎可能成就今天錫安新歌18年的音樂傳奇?

正因為他不學無術,又懶於學習的態度,當別人問他一些自己不懂回答的問題時,他隨意想起一個沒有經過驗證的想法,就言之鑿鑿地一口咬定是事實和真相,

正如他把第一個音樂動勢,說是電腦自動作曲一樣,顯出他的愚昧和無知。

同時,姓林的前全職在任期間,劣跡斑斑,不計其數。包括家聚信息分享的質素低劣,導致他分享家聚信息時,很多他帶領的家聚成員,都因為他的分享極其沉悶而睡著。

但每一篇錫安教會的家聚信息,都是由日華牧師親自分享示範帶,讓家聚負責人照著分享。而家聚信息本身的內容,亦與主日信息一樣精彩,並且過去31年,一篇重複也沒有,但他卻連「照板煮碗」去分享都做得不好。

另一方面,當時這位姓林的前全職,所謂最信任的一位門徒,當時亦是一位家聚負責人,事後更發現,這位門徒竟然連日華牧師的示範帶都沒有聽過,只帶著由教會派發的筆記,事先完全沒有預習,甚至連看也沒有看過,就所謂上台分享,只是打開照讀。

其實,這位門徒只是在讀筆記,但為何姓林的前全職,最信任的門徒就是他呢?

答案,只因為這位門徒比較有錢,是生意人而已。後來,這位門徒亦跟隨姓林的前全職離開教會,卻因錢銀上的瓜葛,一個月內已經反目成仇,可見兩人的信仰程度和性格是何等差劣。

另一方面,當時這位姓林的前全職,又以「魂之鎖」方式帶領門徒和家聚,即沒有以神授予教會領袖的恩膏和真理教導,將肢體的屬靈問題和撒但屬魂的捆鎖切斷,相反,只以人際關係拉攏人心,如同聖經中背叛大衛的押沙龍和約押一般。

身為全職和場務,卻經常在主日聚會中「無事忙」,不尊重神,亦不專心聽主日信息,本來日華牧師是極為重視教會聚會的場務工作,只有全職、家聚負責人或資深門徒才可以獲選為場務,而場務的工作,就是保護聚會的秩序,使日華牧師專心分享、會眾專心聽講道、保護聖靈的恩膏,不可能出現場務反倒不專心聽講道,樹立壞榜樣。

另外,他任內經常帶隊去旅行,放棄為全職的份內工作盡責。

甚至將錫安教會極為重視的超自然神蹟婚姻印證,或自由選擇的戀愛對象,降格為由領袖為教會中的單身男女作婚姻配對,將教會變成屬世的婚姻介紹所,甚至如同異端宗教統一教和摩門教的「配婚」,令教會產生了一些怨偶。


去留人數盡皆由神命定

然而,日華牧師指,如同教會過去十多年,亦有一班忠心愛主的事奉者和門徒,因為種種原因而離世。

但藉著今年6月26日的SingSongZion 十周年慶典中,參與人數和派發無影劍的數量,都超自然地,連一天、一個數字、一部耳機、一個人都沒有偏差下,證明錫安教會被神以Alef Tav 的方式印證,是完成末後日子Tav,被神授予簽名的新婦。

所以,所有前全職和前會友等,已經離開教會的壞學生,他們的離開和信仰上的跌倒,亦是神所預定,就如撒但和墮落天使被神用永火審判,亦是被預定一樣。

因為神是一位鑑察人內心的神,如果有人只是做表面功夫,卻沒有為到自己的屬靈生命負責,不斷改正自己的話,這人的跌倒都是神所預知,亦是被預定了。


結語

所以,在眾多印證中,已經明證錫安教會就是末後日子TAV,取得神簽名的新婦,我們就應引以為戒,不要效法那些壞學生,在最受祝福和受最大恩典的教會中墮落,成為地獄中,如同可拉一黨,受最可怕刑罰的一群!

在這最後一刻,應當盡心竭力、放下自我,跟隨神帶領錫安教會的時代方向,努力奔跑完最後的一段信仰路程,成為新婦或優質的童女,配得被神所稱讚!


相關連結
歷史與錫安劍的印證
倚天屠龍記與錫安劍的印證
錫安新歌923與十年的巧合
先知James Ryle早於1990年看見三個印證錫安新歌和錫安劍的異夢
雷聲之子的印證
Pokémon Go 與錫安劍耳機的共同信息
超然印證錫安新歌508、1455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