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1日星期六

解碼系列:時下的「廢青」一代(2)

如前篇所述,世界在神的聲頻運作下,世界越趨複雜和數碼化,已經是不可逆轉的趨勢。但是,為何神要讓世界,以致社會,都經歷這樣的兩極化變遷,當中,神有著怎樣的心意呢?而在聲頻創造的定例下,「廢青」在未來的世態中,扮演著怎樣的角色?他們的最終結局又是什麼?我們可以從Cymatic的沙盤實驗中,如何理解這群「廢青」?

幕後推手對聲頻的了解

從「天馬座行動」、「玫瑰園計劃」可知,其實幕後推手如Freemason,是知道神藉聲頻對人類歷史的影響模式(Pattern)的,而這也是瑪雅年曆的金字塔164億年年曆所指的超頻現象,Freemason就於背後配合這個聲頻的發展,因而成功引發「阿拉伯之春」及顏色革命。


我們可以看見,Freemason主導的「阿拉伯之春」,影響的中東國家包括敘利亞和烏克蘭的「橙色革命」,結果就是一場沒完沒了的浩劫,人們紛紛從自己的國家遷離,結果這些國家反而成為最大的難民輸出國,這就是人性兩極化、人渣革命的後果。

Freemason知道聲頻在進入新體制前,舊體制必然崩潰的定律,所以他們每次都用上同一方法,就是用一班人,將本來非法的事情,配上糖衣包裝,變成合情、合法和合理, 再引動一班人去啟動這些暴亂,達至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就算不能夠完全成功推翻當中的政權,已經足以讓他們嚴重受創。

正如敘利亞、烏克蘭、利比亞,就是最佳的例子,幕後推手引動一些不滿政府的人開始上街示威, 其後,上街的人開始武裝起來,衝擊警方。整個運動被包裝成民主訴求,變成沒完沒了的對峙。當示威者一再與警方衝突之後,黑金、黑社會,慣於犯法及對付警察的人,就會上場,當策動幾次偽旗行動,殺害數名示威者之後,整個運動就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那麼,誰來扮演這群啟動暴亂的人呢?Cymatic的沙盤實驗中,會有一些不願意移動,不願意改變成為超頻下新圖案的沙粒,而這群人,也就是社會中最自暴自棄的一群。


要適應超頻數碼化世代

前篇的博文已提及,世界已在超頻世代中成為了瞬息萬變的地球村。是一部智能電話,就已經取代了MP3機、計算機、電筒、指南針、電話簿、記事簿、萬年曆、手提攝錄機、相機、錄音筆、字典、地圖、電子遊戲機、汽車導航、鬧鐘、計時器、報紙、雜誌、書信、股票報價機、電視機、收音機等無數產品的世代。

而在這種取代舊體制的過程中,要思考一個問題:每一種產品,背後也有無數公司在生產,那麼,每一個行業裡是多少人的生計?這些行業在這種超頻世代中,是會完全被淘汰,當中所衍生的工作崗位,不是出現高低潮或暫時沒有空缺,而是完全消失,不再出現。

因此,無數工廠因行業被淘汰而倒閉、老闆變得一無所有、無數工人原本賴以謀生的技能,亦變得毫無用處、不值一文,需要中年轉職。這班成年人,豈不同樣要面對超頻所導致的生活困難嗎?但他們有否變成廢青一般,將所有責任推給政府,然後與政府同歸於盡呢?

有危也有機,數碼化的進程當中,無數舊職位消失的同時,亦會有無數新職位出現, 就是那一班能夠與時並進的人,於沙盤中組成圖案更美麗的沙粒。到現時,以數碼世界為生意的公司,市值亦早已超越了傳統的實體公司, 目前全球市值前十大的企業,佔了四間是數碼化公司,分別是排第一、第二的微軟和蘋果,以及排第四、第七的Google和阿里巴巴。

因此,我們所見的世界數碼化、世界轉變,並不是一個政府能夠推動,亦不是一個政府能夠改變,甚至不是「政改」能夠解決,因為世上沒有任何一個組織能夠抵擋神的說話、神的聲頻,所以,世界數碼化只會是一個不可逆轉的趨勢。

於神的聲頻下,所有沙粒也要走到另一個位置, 而這個移動的過程,是進步,而不是退步, 是令我們在人生中,能夠享受更優質、更自由的生活。相比百多年前滿清時代的帝皇生活,已經是更優質。甚至乎,當我們回想,現在,有誰願意返回50年前, 過一個沒有冷氣、黑白電視、以書信來往的年代?


幕後推手對「廢青」的廢物利用

每一個年代,亦有每一個年代的困難, 於超頻時代,地球上每一個人也會受影響,因而面對挑戰。 但是,對比一班成年人、一班長者,其實作為年輕人的學生們,理應更有本錢追上現今社會的轉變和挑戰。

就上一輩的人而言,就算不是傑出的人,他們在遇到困難、困境和缺乏的時候,他們亦會發奮,努力去嘗試改變自己。


但是,自命「廢青」的一群則不然,他們覺得社會發展至今,像是到了瓶頸,於內心當中,新生代前路茫茫,在職貧窮,覺得人生沒有出路,對生命充滿著不滿。可是,他們與其他年代的年青人不同,他們並未如上一代般想著發奮圖強,希望可以藉著自己的努力,創一番事業。相反,他們面對自己的困局,覺得自己沒有前途,就選擇成為頹廢青年,但是卻將所有責任推卸給政府,要以暴力抗爭,與政府「一拍兩散」,直至政府向他們屈服為止。

例如:2016年農曆新年的警民衝突事件,起因是一群年青人,有預謀地以旺角小販被驅趕為藉口,演變成警民衝突。政府其後澄清,食環署職員當時只是例行巡查旺角,並沒有進行拘捕,甚至沒有口頭警告。 因此,這班年青人早已預備好,有意展開衝突,只是嫁禍給食環署人員。


他們不單與警方對峙,其後更全副武裝,衝擊警方防線,破壞路邊設施,包括掘起地下磚塊投擲警員,以及追打警員, 他們的所作所為,已經遠超愛與和平的示威活動。


事件造成125人受傷,被捕人數超過60人,包括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然而,他的激烈抗爭,同歸於盡的作風,竟然令他在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中,得到六萬六千多票。可見,這種以武力攻擊警員,以及用破壞社會安寧去逼使政府讓步的手段, 將會因著大眾的認同而變成新常態。

這正好就是日華牧師於多年前所預告,世界將會出現的兩極化以及「人渣革命」現象。

但是,當我們細心回想,其實不單這一代的香港年青人要面對困難, 事實上,每一個年代,亦有每一個年代的困難。 再者,現時香港年青人所面對的困局,亦並不僅限於香港。

但是,誠如沙盤中不肯移動的沙粒,「廢青」同樣是一將所有責任推卸給別人,繼續浪費時間於無休止的抗爭和內耗的人。

當他們選擇自暴自棄,以「廢青」名號自居,以玉石俱焚的態度同歸於盡,犧牲別人的幸福亦在所不惜的時候,可以預期,日華牧師所提及的兩極化、人渣革命將會愈演愈烈。

而這也正是幕後推手想要的,因幕後推手要成功推行顏色革命,首要的第一步, 就是尋找一班如同「廢青」一般的人物,就是一班只希望爭取自己利益,就算犧牲別人的幸福、破壞社會也沒有所謂的人,讓他們開始整個衝突的序幕,將暴亂、破壞變成合法化。
 


當他們遇到困難時,他們會敗壞你,需要你遷就他,不然便玉石俱焚,他們自稱「廢青」,若不順從他們,就會毀滅你,而且這類人還爭取參選從政,就連一群真正向他們施恩的領袖,他們亦未曾感謝,當他們當位的話,對升斗市民只會更加忘恩負義。

就「黃絲帶事件」可見,他們的出現只是破壞香港經濟,導致很多人損失,然後只要求別人的付出、要求別人要損失,但卻聲稱只是為了香港的將來。

諷刺的是當中有許多是基督徒來的,他們自以為自己給神帶領、是受膏的牧師,可是,他們不能夠預知這種模式,結果反而成為自己下地獄還要連累其他無知的人下地獄
 


他們這樣做,正是沒有為香港的將來著想,其實根本是那些慣常說謊和吹噓的人,不負責地指出將來會如何,但是,將來變成怎樣,都只是說出你在他們勞役下,你會變成怎樣。

建立一個城市需要過百年, 可是,破壞一個城市,卻只需要一小撮人、一段很短時間就能夠做到,因此,一個地區的教育,就是要教導人從小奉公守法,不要破壞社會, 法例的訂立,亦是要規管人們不能夠破壞這個社會,社會甚至會將一群以犯法維生的人、以謀害別人得利的人標籤為「黑社會」。
 
我們可以看見,佔中運動發展至後期, 已經不單是靜坐、阻礙社會正常運作,並且,不再是以愛與和平佔領的人。 其後更演變成示威者對警察沒完沒了的對峙與衝突。

走出來的,已不再是一群學生、普通市民, 而是變成一群早已對政府和警察不滿、早已預備好犯法與警察打一場硬仗的示威者。一群明明是犯法、暴動,卻因佔中之名變成了義舉,任何人亦不應該阻止他們。事實上,佔中事件的衝突,造成130名警察受傷。

歷史中真正的偉人,如林肯、華盛頓,或任何一個偉人,有誰又曾如此做過呢?只有希特拉會這樣做,諷刺的是,兩極化下,社會郤已經變成了把希特拉的方式神人化的時代,但他們卻是最爭權的一群。(待續)






相關連結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