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0日星期二

古代來華猶太人和開封猶太社團

http://www.xjass.com  2011年10月17日 17:07:05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大批猶太人最早是在唐代(約公元8世紀前後)沿著絲綢之路進入中國境內的,此後也有從海路來到中國沿海 各地再進入內地的。盡管少數學者認為猶太人早在漢代,甚至周代就來到了中國,但均無確鑿的考古發現予以佐證。猶太人進入中國後散居許多城市和地區,直到宋 朝才出現了具有一定規模的開封猶太社團。

    北宋時期,一批猶太人來到了當時的都城東京(今開封,以下通稱開封),受到宋朝當局的友好接待,被允準歸依中國,可保持本民族風俗習慣和宗教信仰,並定居 在開封。此後他們在居住、遷徙、謀業、就學、土地買賣、宗教信仰、通婚等諸方面均享受與漢族同樣的權利和待遇,從未受到歧視。在這樣一種安全穩定寬松的環 境中,猶太人很快便顯示出經商理財的才能,在商業貿易領域取得了成功,成為開封一帶的富有階層,同時他們的宗教活動也日趨活躍。1163年,開封猶太人在 鬧市區建起一座猶太會堂。百余年後在元朝政府的支持下,猶太會堂得到重建。
到了明代,開封猶太社團進入其鼎盛時期,已有500余戶,約4000-5000 人。他們的社會地位也在不斷上升。當時開封猶太人中有經過科舉之路進入朝廷或到州縣當官的,有通過經商辦實業而成為富商巨賈的,有技藝高超的工匠和勤勞致 富的農夫,也有少數醫師和職業神職人員。
也就在這同時,他們不知不覺地同化于中國儒家文化的主流之中。他們參加科舉制度下的考試,改希伯來姓名為漢人姓 名,習用漢文漢語,開始與外族通婚,穿戴中國服飾,按照中國的習俗慣例待人接物處事,而本民族的傳統習俗卻逐漸淡化了。
1642年,因黃河決堤,整個開封 城被淹沒。猶太會堂也被沖垮,許多經書散失。隨後開封猶太人雖于1663年再次重建猶太會堂,並找回了一部分經書,但此時開封猶太社團總人口已不到兩千。 到17世紀後,開封猶太社團事實上已與外部猶太世界失去了聯系。到19世紀中葉,開封猶太會堂已成一片廢墟,開封猶太人已經多年沒有拉比,不能讀希伯來 語,宗教儀式也已停止。也就在這前後,西方傳教士們“發現”了開封猶太人後裔,並隨即在歐美掀起了一股研究開封猶太人的熱潮。上海的猶太人也試圖幫助開封 猶太人後裔恢復猶太傳統,但均未能成功。最終,開封猶太社團融入了中華民族的大家庭中。

猶太人何時來到中國?他們來自何方?


1901年英國考古學家斯坦因在新疆和闐發現的

8世紀一位猶太商人以希伯來字母書寫的波斯文書信。
1908年法國考古學家伯希和在敦煌千佛洞發現的8世紀晚期的一份希伯來文祈禱書。
 

具有閃族特征的唐代陶俑,被認為是屬于閃族的猶太人在唐代已經來到中國的佐證。

這兩個是在西安附近出土的。
猶太人向東方遷徙及來華圖。

  開封猶太人
刻于1489年(明弘治二年)的開封猶太會堂《重建清真寺記》碑文
刻于1512年(明正德七年)的開封猶太會堂《尊崇道經寺記》碑文。

建于1663年(清康熙二年)的開封猶太會堂《重建清真寺記》碑拓片的一部分。


1722年法國耶穌會傳教士孟正氣描摹的開封猶太會堂平面圖


1722年孟正氣描摹的開封猶太會堂大殿內部平面圖。

以色列郵票上的開封猶太會堂模型。


16世紀開封猶太會堂的社團托拉經卷箱。

以色列貝思•哈特夫所斯大離散博物館中所藏的開封猶太會堂主體建築模型。


以色列貝思•哈特夫所斯大離散博物館中所藏的開封猶太會堂主體建築模型。

15世紀開封猶太社團新年祈禱書一頁。

15世紀開封猶太社團托拉經卷片斷。
古代開封猶太社團托拉經卷《出埃及記》。

18世紀初意大利耶穌會傳教士駱保祿的第五封書簡︰

中國猶太人的希伯來文《舊約》各書。
 
以漢文和希伯來文寫成的開封猶太人牒譜。
 

誦讀托拉的開封猶太人。
 

開封猶太會堂石缽。
 
1621年開封猶太社團“方經”《創世記》第一頁
開封猶太會堂聖瓶
召集開封猶太人祈禱的靈陽玉磬
開封猶太會堂內希伯來文牌匾之一。
開封猶太人後裔七姓家族之一金氏祖墳石碑,碑文述及其先祖輾轉來到開封定居的經歷。
開封猶太會堂內的青銅香爐。
 
一位顯然已經漢化的開封猶太人後裔,攝于1906年。
1906年,兩個開封猶太人後裔在石碑旁
1901年,開封猶太後裔、商人李慶勝及其子在上海。

開封猶太會堂舊址所在的開封城東門, 當年許多開封猶太人居住在這周圍一帶。
1910年,開封猶太會堂舊址, 左側豎立著1489年和1512年猶太會堂重建紀念碑。
開封猶太人後裔中的長者趙允中,攝于1919年。

開封南教經胡同(此胡同命名于上一世紀),

這里距猶太會堂舊址不遠,曾是當年開封猶太社團宗教活動中心。
開封城平面圖中猶太會堂的位置。
今日開封,外國旅游者在參觀南教經胡同。
 開封猶太人研究熱

利馬竇(1552-1610),最早“發現”中國猶太人的意大利耶穌會傳教士。
18世紀初駱保祿的第二封書簡︰猶太人稱呼上帝的漢文姓名。

利馬竇與他遇到的第一位開封猶太人艾田。

17世紀荷蘭猶太人馬納沙赫•本•以色列的著作《以色列的希望》插圖。

馬納沙赫•本•以色列最早提出中國猶太人即“失蹤的十個以色列部落”,

但這一論斷為大多數學者所否定。
18世紀初孟正氣的第六封書簡︰開封猶太會堂用品。

耶穌會駐香港主教喬治•史密斯, 正是在他的推動下,

1850年兩位教士作為“倫敦猶太人布道會”的使者前往開封調查。
1850年在上海沙遜公司任職的巴格達猶太人法拉吉寫給開封猶太人後裔的一封信。

“倫敦猶太人布道會”的兩位使者所寫的關于開封猶太人的報告的封面,

史密斯為此報告寫了引言。

在“倫敦猶太人布道會”資助下在上海學習希伯來語的開封猶太人後裔趙文魁。



“援救中國猶太人協會”入會表格,該協會是由當時在上海的一批猶太商人于1900年創立的,

試圖進行恢復開封猶太社團的努力。
“援救中國猶太人協會”邀請來滬的8位開封猶太人後裔,攝于1902年。

1932年,戴維•布朗(右一)與開封猶太人後裔在趙祖方屋前合影。

布朗是一位對開封猶太人抱有濃厚興趣的美國實業家和紐約《美國希伯來人》周刊發行人。

加拿大聖公會主教懷履光曾長期擔任河南教區主教,

多次訪問開封,著有《中國的猶太人》等書。

圖為1919年5月懷履光(前排就座右四者)與開封猶太人後裔集體合影。
 古代中國其他地方的猶太人


    在古代,除開封之外,猶太人也曾經流散于西安、洛陽、廣州、杭州、寧波、北京、泉州、揚州、南京等中國其他許多城市,但幾乎沒有留下什麼確鑿的記錄。




12或13世紀以阿拉伯文和漢文銘刻的郭氏(疑為波斯猶太人)墓碑,

現藏于福建泉州海交史博物館。


宋元時期寧波港古城圖中的“波斯旅館”(“X”標記處),

當時的波斯人是指包括猶太人在內的一切來自西亞的外國人。





參考資料:會幕與中國新年及神台的關係

                   中國人與神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