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3日星期日

馬丁路德與玫瑰十字徽號


為何馬丁路德背叛羅馬教廷時,觸怒了整個歐洲,為何德國又要保護他呢?然而,馬丁路德的徽號就是「玫瑰十字」,在他不知情下,是他特意將這徽號放進去,當中一直在告知我們什麼呢?


背景:

於主耶穌時代,耶路撒冷是被羅馬所統治。在主後 70 年,進入耶路撒冷屠城, 以致使徒散落至不同地方傳道及建立教會。直到公元 313 年,因君士坦丁信奉基督教及與李錫尼共同頒布《米蘭詔書》,承認在帝國內部有信仰基督教的自由,基督教慢慢成為了羅馬的國教,其後,更演變為信奉天主教的「羅馬教廷」,自此,教會亦進入了黑暗時代。


時代的轉換 馬丁路德的出現

到了 16 世紀,情況有了微妙的變化,馬丁路德的出現,改變了整個基督教信仰的發展,開展了神於過去 500年的真理復還。馬丁路德於 1483 年,誕生於神聖羅馬帝國薩克森,即現今的德國中部。


他於1507年被按立成為神父,並且於奧斯定會修道院學習,1508 年獲得《聖經》碩士學位,1509 年獲得神學四綱碩士,1511 年遷往維滕貝格生活,並於 1512 年獲得神學博士,後來成為了維滕貝格大學教授

按著歷史記載,馬丁路德從研究《聖經》當中,漸漸察覺天主教的腐敗,尤其是贖罪券的制度,以金錢給死去的人代購贖罪券,買贖靈魂離開煉獄上天堂。因此,於 1517 年,馬丁路德於當地教會的門上貼出著名的「九十五條論綱」,講及人能夠得赦免的唯一途徑是悔改,這就是「因信稱義」教導的起點。



他的觀點得到部分人支持,但卻是對羅馬教會的絕對權威造成了侵害,因此,他們對馬丁路德作出逼害。到了 1521 5 月,當時羅馬帝國的皇帝,查理五世判定馬丁路德為異端,並且下令通緝他,就在馬丁路德返回維滕貝格的路程上,一直支持他的腓特烈三世,派士兵假裝綁架他,實質是保護他到自己的瓦爾特堡匿藏。而馬丁路德亦於這段時間,將《聖經》由希臘文翻譯成德文。到了 1527 年,薩克森將馬丁路德的改革教派定為官方信仰,到了 1530 年,德意志境內有一半地方成為新教的領地。而新教的影響,隨後亦蔓延至歐洲各地,包括瑞士、英國、蘇格蘭、丹麥、匈牙利、荷蘭等國家,陸續進行宗教改革。


真相  背後影響的勢力:

這種如野火燃燒,一發不可收拾的景象,正正突顯出當時君王的參與,因如果沒有他們於政治層面的認同,一個由普通人所發起,新興且不為人所認識的宗派,於中古時代,交通、資訊也不流通的年代,絕不可能於短時間內得到多人認同甚至披覆全國,成為國教,這實在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由於各國接受新教的時間極快,只是幾年間的事,因此,情況不似是由下而上,就是個別皇帝從不知名的途徑,接收到一個平民所寫的宗教學說,慢慢被說服,敢於冒著力抗羅馬教廷的風險,而改變全國的信仰。

可見,這是十王一早預備好迎接新教,抗拒羅馬教廷,像編造沙士比亞的故事一樣,創造出新教掘起的故事。當新教傳入的時候,他們像是演戲般,看似是巧合地認識基督教,但卻是在短時間內,隨即集體捨棄天主教而轉移信奉新教。並且,馬丁路德於 1519 年所設計的徽號,就是將十字架放進玫瑰花當中,事實上,其後與 Freemason 關係密不可分的玫瑰十字會 Rosicrucian,發源地同樣是德國, 並且,亦同樣以玫瑰及十字架作為標記,稱為 Rosy Cross

兩者都是發源於同一個地點、同一個徽號、同一個信奉基督反對羅馬教廷的故事, 因此,這兩者很可能不是巧合,而是一個一脈相承,從十王到 Freemason 的故事, 就是他們當時已經知道同一個秘密所帶出的「共同信息」, 玫瑰的秘密 ── Rose from the dead

結語:

縱觀歷史每個人物的出現,或每件事的開始與結束,都有神特定的旨意與計劃,都是神刻意編排的故事。甚至,神容許十王介入,成為推手,讓歷史變得合乎情理,為要完成神末後最終的計劃。

相關文章:

會幕●真理復還
玫瑰園計劃,喚起香港人什麼信息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