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3日星期六

美國以販毒所得金錢支持各地民主運動



推翻原來由當地人民真正所支持和帶來長期繁榮穩定的政府,換上親美和有利美國侵食該國資源的傀儡政權。 美國成功地以販毒所得金錢支持和推動各地民主運動,今天,他們的目標就是中國!

《美國戰爭機器》披露美國販毒活動

2014年5月,一本由Peter Dale Scott撰寫的《美國戰爭機器》(American War Machine: Deep Politics, the CIA Global Drug Connection, and the Road to Afghanistan),其內容深入研究美國政府和全球毒品生產及交易的聯繫與關係。原來,美國中情局多年來,一直暗中利用販毒所得的極大量金錢,來支援美國在世界各地所策動的所謂民主革命運動。 事實上,早於鴉片戰爭時代,西方列強已經使用毒品作為對付敵對政權的手段。 經歷上百年的演變,這些手段不單沒有收斂,反而變本加厲,手法更加高明,更難被人追查得到。


美國中情局策動入口毒品圖利

美國現為全球最大的毒品進口國,作者在《美國戰爭機器》書中指出,毒品並不是通過「魔術」進入美國。有時是需要得到美國中央情報局的認可,甚至中情局的直接合謀,才能把毒品運入美國境內。但為何美國中情局會參與販毒的非法勾當呢?


販毒例子一:

南美洲委內瑞拉的Ramon Guillen Davila將軍本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在委內瑞拉建立的禁毒機構的負責人,但他身為禁毒人員,卻秘密將一噸可卡因運進美國,最後在美國邁阿密被定罪。據《紐約時報》報道,儘管美國禁毒局提出異議,中央情報局仍同意讓一噸純可卡因運到邁阿密的國際機場以獲得哥倫比亞販毒集團的情報。

不過,美國當局從來沒有向委內瑞拉提出引渡Davila將軍回美國受審的要求。甚至於2007年, 當 Davila將軍因策劃暗殺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被逮捕後,人們才知道他是中央情報局的合夥人。而且,委內瑞拉政府更指出是美國中情局策動Davila將軍暗殺反美的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美國政府是有意讓Davila將軍把毒品入口美國圖利,讓他能夠用販毒得來的金錢,去推翻反美立場的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的政權,為要達到扶植親美政權之目的。


美國政府與販毒分子、黑社會合作關係

二次大戰後,這種毒品聯繫,已逐步擴展到全世界。 美國作為一個所謂世界警察和民主國家的角色,她不能直接將美製武器運到這些地區,資助當地叛軍。於是透過當地販毒分子,亦即黑社會,資助和支持反對派軍隊買入走私軍火。這種操作模式已逐漸成為一種公開的秘密,人所共知的常規。

美國中央情報局這樣就不用經美國政府和議會的撥款,輕易得到他們所需要的金錢。因為他們知道,美國議會一定不會撥款通過:那些明說要無緣無故暗殺他國總理,或推翻他國政權的議案。 所以,美國政府及中央情報局,只能自己尋找財源,自編自導自演一場又一場的顏色革命。


販毒例子二:

由1950年開始一個名為「紙行動」的方案。美國中央情報局在緬甸利用當時殘餘的中國國民黨軍隊,組織販毒活動。當這支軍隊失勢,中央情報局便在泰國組織名為帕魯(PARU)的部隊。 負責這支部隊的情報官員承認,帕魯的活動是由大量的毒品資金資助。

現今,世上大部分生產毒品的地區皆由親美的政權、軍隊武裝組織,或親美的情報機構所控制,一旦這種親美的勢力在該地區結束,毒品的生產量便隨之下降。可見美國在背後利用販毒而得的金錢支持所謂反政府民主革命軍事行動。


販毒例子三:

另一個美國政府進行販毒的例子,就是阿富汗。自1970年開始,隨著東南亞販毒活動減少,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邊界地區逐步變成國際販賣鴉片的中心點。但是,為何在1980年後,在阿富汗的販毒活動大幅增加,甚至成為今天全世界九成毒品的出產地呢?其實全是美國一手造成!

到1980年,前蘇聯入侵阿富汗,美國中央情報局以間接的方式大規模捲入阿富汗的戰爭,反抗蘇聯的入侵。於是,美國便利用大量當地生產毒品的農民,向世界輸出毒品,並用這些錢支持抗蘇行動。那場由毒品支援的戰爭,今天仍持續影響社會。

在2001年911事件後,美國中央情報局以反對塔利班政權為藉口出兵阿富汗,在當地建立了自己的反對派聯盟,招募在1980年曾經是美國盟友的販毒分子。本來,由於塔利班政權禁止生產鴉片,阿富汗每年的鴉片產量只有185噸。但當塔利班被推翻後,2011年,鴉片產量已達5,800噸。美國一手把鴉片的生產數字在10年內推高31倍。


毒品銀行

大家也許明白為何美國一定要入侵和全面控制阿富汗了!原因不言而喻,是為了毒品的生產和控制權! 但美國中情局如何把這些販毒得來、不能見光的黑錢清洗乾淨,再用來支持由美國所操控的各地民主革命運動和戰事呢?原來,就是近年新聞廣泛報道的大銀行洗黑錢醜聞!販毒收入的重要部分,會提供給國際銀行系統,包括美國和西方國家的銀行,利誘銀行協助洗黑錢,創造出一種真正的「毒品銀行」。 例如:在2012年的滙豐銀行的驚天洗黑錢醜聞,發現滙豐銀行幫助毒販,把龐大金額的販毒黑錢,用不同途徑和迂迴的方式清洗,使執法部門不能追查這些錢的真正來源。


小結

原來美國用來支持各地民主運動的資金均是來自販毒的,亦利用歐美的大銀行把販毒得來的黑錢洗乾淨。最後,作爲香港人,讓我們反思當香港的民主運動,例如佔中事件,已經證實有美國政府支持的組織,例如NED等,提供金錢資助時,究竟這些參與民主運動的香港人,是否知道這些金錢的來源來自販毒的呢?

錫安教會主日信息 ─ 美國謀害中國陷入圈套的十個步驟(一)
「顏色革命」就等同「毒品傀儡革命」


01:22:56 - 01:39:40 


延伸閲讀: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