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5日星期日

星際‧啟示錄引言

詩篇 19 篇1 至3 節:
「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無言無語,也無聲音可聽。」

自十四個月前,2010 年11 月7 日開始,日華牧師藉《星際‧啟示錄》,從神所創造陳設在空中的星宿,揭示一直隱藏在《啟示錄》裏關乎末世的奧秘。

在《啟示錄》的引言裏,神經已向使徒約翰說明,《啟示錄》就是神向教會預示世界將必要快成的事。

啟示錄 1 章1 至3 節:
「耶穌基督的啟示,就是神賜給他,叫他將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眾僕人。他就差遣使者曉諭他的僕人約翰。約翰便將神的道和耶穌基督的見證,凡自己所看見的都證明出來。念這書上預言的和那些聽見又遵守其中所記載的,都是有福的,因為日期近了。」

啟示錄 1 章19 至20 節:
「所以你要把所看見的,和現在的事,並將來必成的事,都寫出來。論到你所看見、在我右手中的七星和七個金燈臺的奧秘,那七星就是七個教會的使者,七燈臺就是七個教會。」

原來,自古以來,《啟示錄》都以奧秘和謎語方式,隱藏著這個關乎末世的千古預言。《啟示錄》的奧秘,隱藏在以色列的節期,包括:吹角節、贖罪日與住棚節;
還包括使徒約翰在《約翰福音》所記載,主耶穌所認可的奠水禮、點燈禮、修殿節和點燈節;甚至《新約》的「聖餐」 —— 主耶穌所設立的活劇。

此外,《啟示錄》的奧秘更隱藏在聖殿的結構、金燈臺、大祭司的祭司袍、細麻衣、肩膊石和聖冠之中。

更令人驚訝的是,神竟然將《啟示錄》終極的奧秘隱藏在天上眾星之中。
啟示錄 22 章16 節:
「我耶穌差遣我的使者為眾教會將這些事向你們證明。我是大衛的根,又是他的後裔。我是明亮的晨星。」

主耶穌基督以明亮晨星代表自己,給我們留下榜樣,對於末後得勝又遵守神話語到底的推雅推喇教會,神更將晨星賜給他們。

啟示錄 2 章26 至28 節:
「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將他們如同窯戶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從我父領受的權柄一樣。我又要把晨星賜給他。」

故此,按著神的預定,在世界的末時,祂必讓末後的教會得著開啟奧秘的智慧,讓他們發光如星,得著星光的能力。

但以理書 12 章2 至4 節:
「睡在塵埃中的,必有多人復醒。其中有得永生的,有受羞辱永遠被憎惡的。智慧人必發光如同天上的光;那使多人歸義的,必發光如星,直到永永遠遠。但以理啊,你要隱藏這話,封閉這書,直到末時。必有多人來往奔跑(或作:切心研究),知識就必增長。」

原來,《啟示錄》終極的奧秘就是隱藏在天上眾星之中。
啟示錄 1 章12 至14 節:
「我轉過身來,要看是誰發聲與我說話;既轉過來,就看見七個金燈臺。燈臺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長衣,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他的頭與髮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腳好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他右手拿著七星,從他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面貌如同烈日放光。」


原來在《啟示錄》中,主耶穌是以星座去描繪自己的形像。「他的頭與髮皆白,如白羊毛,如雪」是指白羊座;「腳好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是聖殿兩條銅柱的雙子座;「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是指神話語像活水江河的波江座;「他右手拿著七星」,就是指金牛座背上所在的昴星;「從他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就是手持利劍的英仙座;「面貌如同烈日放光。」是指主耶穌出生的時代,在春分時,太陽於白羊座升起,因而在主耶穌的頭上,面貌就仿如烈日放光。

甚至《啟示錄‧12 章》的描述,正是《創世記‧37 章》所記載「約瑟所發十二星的夢」。
啟示錄 12 章1 節:
「天上現出大異象來:有一個婦人身披日頭,腳踏月亮,頭戴十二星的冠冕。」
並且這裏所描述的,原來就是近二千年來,每年以色列吹角節的天象。
這個婦人就是天上黃道十二宮的「處女座」,太陽日出就是從「處女座」身體的位置升起,月亮就在「處女座」腳的位置,而「處女座」頭部位置卻是有著名的十二顆星。

並且,在上年2011 年9 月29 日,以色列吹角節當晚,金星更飛到「處女座」的肚腹,仿佛天上這個婦人懷了孕一般,這是數百年來也不會發生一次的罕見天象。

啟示錄 12 章2 節:
「他懷了孕,在生產的艱難中疼痛呼叫。」
原來,在世界的末時,神經已命定《啟示錄》的奧秘,惟有藉著天上星宿成為一道鑰匙,藉此揭示世界末後事件發生的時間、地點、國家,與此同時,時刻儆醒預備的教會亦能貫通全本《聖經》,啟示錄 2 章26 至28 節:
「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將他們如同窯戶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從我父領受的權柄一樣。我又要把晨星賜給他。」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