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9日星期一

《啟示錄》與希伯來文字母及天上眾星的關係


自「天馬座行動」、「玫瑰園計劃」起,我們便知道神的掌管由人類歷史建設、以至天上眾星的排列與運行,都是超然掌管,人類的文化、語言也是如此。因此,雖然神以希臘文寫下了《啟示錄》,但是22章的《啟示錄》,郤是隱藏了一章對應一個希伯來文字母的奧秘。

當我們理解了這一點,便可知道,神早已在《啟示錄》第一章,把天上眾星的奧秘述說了出來。





創世以先的整全概念

若要正確解讀《啟示錄》,我們必須認知神分別於個人、國際及星際,三個層面的超然掌管,一切都是神精心設計及鋪排,按著指定計劃準確地創造,成為歷史。
 


在萬物的定理、法則、星宿編排、88個星座及黃道12宮的運轉之先,一切受造之物尚未存在之前,

神早於Alef的時候,經已對歷史結束的Tav有著整全概念,並於創造之時,預先擺放其中、悉心設定,包括:人類文明和文字演進,全都是神絕對和超然的掌控之內,絕非偶然。

假如傳統教會和基督徒對於《聖經》中,神Alef Tav的創造存著一知半解的態度, 完全錯失了創始成終的神,於萬物的開始,其實早已預定了結局的話,他們自然亦會錯失神的用意,甚至會輕慢及褻瀆神的作為。

即使他們認知《啟示錄》是以離合詩的文體寫成,22章《啟示錄》的每一章,都是順序對應希伯來文的22個字母。

但可惜的是,很多基督徒仍然認為一切只是巧合,是穿鑿附會,因為距今超過3700年前,即亞伯拉罕或摩西的時代,剛剛出現希伯來文的時候,根本不可能為到1500年後,新約時期22章《啟示錄》的寫成, 而預計希伯來文每個字母所代表的意思。然而,Alef Tav創始成終的神,正是刻意於創造希伯來文的時候,已經預定按著每章《啟示錄》的主旨,而設計每個希伯來字母的應有意思。

就為了世界歷史結束的時候,新婦教會能夠尋著《星際‧啟示錄》的奧秘,認識天上浩瀚宇宙間,星宿的鋪設是預示神救贖計劃的結束。


同一計劃,同一系統

神在創世以先掌管文化的實例之一,便是希伯來文字母,事實上,神藉以色列人的文化成為預言,是千真萬確,連一個字也不偏差地全部應驗了。

例如以前提及的《箴言》第31章10至31節的「賢婦篇」,共22節,每一節的頭一個字母,都是按希伯來文的22個字母順序寫成。所以,「賢婦篇」第一節第一個字母,就是希伯來文的第一個字母Alef,如此類推,直到賢婦篇最後一節,即第22節,第一個字母就是希伯來文最後一個字母Tav。

另一個例子,是舊約《耶利米哀歌》,第一、第二和第四章都各有22節,與「賢婦篇」的格式相同,都是以希伯來文字母順序寫成的離合詩。而第三章一共66節,每3節的第一個字母,都是按希伯來文的22個字母順序排列,所以亦是字母離合詩的格式,這種情況,同樣出現在《詩篇》和《啟示錄》中,這會在另文詳述。

在此,大家曾否想過,為何主日剛才提及的《聖經》章節,「賢婦篇」、《耶利米哀歌》、《詩篇》9、10、111、119篇及《啟示錄》等,都是以字母離合詩的格式寫成呢?

原來神在文化和文字系統裡,刻意放下這種組合,是要向世人明示,這是同一個計劃、同一個系統。

例如︰大家學習「信心醫治」時,往往都需要經歷循序漸進的成長步驟。第一步,以信心醫治一位癌症病人得以康復;第二步,以信心叫一個生來瞎眼的人可以看見,讓視覺器官重生;最後一步,隨著信心成長,憑著信心叫人從死裡復活。

這樣的三部曲,就讓我們可以理解「信心醫治」,都是按著同一個系統,憑著釋放「信心」而達到。

同一原理下,為何「賢婦篇」和《啟示錄》都出現字母離合詩呢?神以字母離合詩寫成《啟示錄》,是要讓我們明白歷史的創造和結束,根本是為了塑造出賢婦,就是基督的新婦。

神設立文化和文字系統時,早已埋下神的救贖計劃,所以,我們可以按著字母離合詩的系統,來解明「賢婦篇」及其他以字母離合詩寫成的經文,發現這些經文與賢婦,即神的新婦,彼此之間的互為關係。這些經文,就證明了神於創世之先,尚未有文明出現之前,就已經預定了希伯來文22個字母的特性,超然掌管歷史和世界各種文字系統的出現。

故此,我們可以從《星際‧啟示錄》,貫通希臘文寫成的《啟示錄》,與希伯來字母的關係。

當以希伯來文的22個字母作視點,才能正確解讀《啟示錄》的意思。正如今年2016年6月5日「天馬座行動第65篇」,日華牧師經已詳盡分享了《啟示錄》與希伯來文字母的奧秘。

例如:希伯來文第一個字母Alef,意思是「牛」,對應《啟示錄》第一章的7間教會,是對比金牛座背上的七姊妹星,反過來,七姊妹星Superimpose重疊對應地球時,亦是對應《啟示錄》所描述的7間教會。
 


第二個字母Bet,意思是「房屋」,對比《啟示錄》第二章的7間教會,是神同在的居所。
 


第三個字母Gimel,意思是「駱駝」,或作奬賞和奬勵,對比《啟示錄》第三章提及神給予教會的奬勵。
 


第四個字母Dalet,意思是「門」,對比《啟示錄》第四章提及天上有門開了,就是金牛座上方的銀門。
 

啟示錄 4章1節:
「此後,我觀看,見天上有門開了。我初次聽見好像吹號的聲音, 對我說:『你上到這裡來,我要將以後必成的事指示你。』」

第五個字母Hey,意思是「窗門」,提示我們要用視窗Window的方式來理解這書卷,即以擴闊Window視窗視點的方式,來看天球。
 

啟示錄 5章1節:
「我看見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裡外都寫著字,用七印封嚴了。」

經過《啟示錄》第四章後,就穿過了金牛座的銀門,被提到北方神的寶座,即北方的遠處。在那裡,可以藉遠處鳥瞰的角度,看見天上眾星以鏡面倒置Superimpose重疊對應地球,形成一個球形,有如捲起了的iPad,裡外都有圖案的書卷。
 

主耶穌手裡拿著的這書卷,就是以視窗Window方式,看見天球倒置重疊對應地球般,縱橫交錯地看見整個天球與地球的所有細節。同樣,神賜予新婦錫安教會得著《星際‧啟示錄》的啟示,能夠以這視窗視點,看見這書卷裡外的奧秘,全面理解88個星座及黃道12宮的預言,配得展開《啟示錄》封嚴了的七印。這就是希伯來文第五個字母Hey,與《啟示錄》第五章之間的意思。

的確,於創造每個希伯來文的字母的時候,神已經於個人、國際及星際三個層面上,超然掌管以色列、希伯來字母及天上眾星和黃道12宮。

於創造希伯來文Alef及金牛座的時候,經已仔細考慮與《啟示錄》第一章的關係。 《星際‧啟示錄》的奧秘,讓我們清楚見證人類的歷史、著名建築、城市規劃、文化、文字,甚至天上88個星座及黃道12宮,都是一個整全的概念下被神創造,形成相互的配對。

事實上,按著相同原理,《啟示錄》描述主耶穌基督完成救贖計劃,迎接祂的新婦時,也可以透過《箴言》以字母離合詩寫成的「賢婦篇」,

解讀對應《啟示錄》的部分,就是新婦於末世的行動。因為神創造天上眾星時,人類尚未被造,世界尚未有文化、文字,亦未寫成「賢婦篇」及《啟示錄》時,神已經有了Alef Tav創始成終的概念,預定歷史的終局Tav,最後才啟動宇宙164億年的創造,當中沒有任何一點是偶然存在的。

所以,日華牧師多年以來,一直是用這種方法來解讀《聖經》及《啟示錄》,得著神源源不絕的啟示,準確解讀神的作為和萬物的定理,預知世界的發展,連一日也沒有偏差地跟貼神時代的計劃。


結語

可見,神對新婦的重視和安排,早在創世以先,已用Alef Tav的方式,全面打造人類歷史和文化,又是一字不偏差地,在《聖經》中讓我們知道,神的救贖計劃是何等宏大,為的,就是塑造祂所愛的基督新婦。此刻,我們理當明白,世事沒有偶然,《賢婦篇》便是一個答案,神的真實,也是無可推諉的。


相關連結

金門、銀門的奧秘
錫安教會得知神所創造的秘密定律
神早已預定的定理和結局
《啟示錄》2至4章對應希伯來字母Bet、Gimel、Dalet
錫安教會在四個節令,應驗《啟示錄》的四印
2012年是解明星際啟示錄的鑰匙
Alef Tav 神的名字與神的簽名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