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日星期二

佔中事件彷如談判專家



當政府與學生展開對話談判,但雙方皆以「難有對話空間」而落幕告終,結束「佔領行動」仍是遙遙無期!隨對話告一段落,香港社會進一步撕裂,警方與反對人仕達直前所未有僵硬對立!試問有那個市民願看見這光景?但請回想一下,是誰把香港推入這死胡同,而香港是否不能走出這死胡同?

恐懼的引導——羊群效應
追求民主的人常以美國為「民主烏托邦」,以其作馬首是瞻。但美國推進民主已有200多年的經驗,因此深明追求「民主」的必經過程、所產生的矛盾甚至衝突,而她更懂得利用人的本性,有善良的一面,亦有邪惡的一面!

美國知道「民主」無論如何平衝都無法完全公平、和平共處。只能以「少數服從多數」來的原則來維繫。換言之,能掌控大部分人,就是能掌控民意,亦即更有籌碼打造自己理想的「民主」。而最容易讓人自投羅網的方法,就是利用「群羊效應」,以恐懼和團體的名義,管導大部分人民的走向。
延伸閱讀:
民主帶來的政治危機

控制民主最成功的手段 ─ Order out of Chaos

幕後推手——談判專家
當英國把香港主權交還給中國前,他們早已更改了教育和體制的法律灌輸的所謂「民主」的美好,鼓吹追求自由。

這位幕後推手,在兩者後方推波助瀾,絕對不是為促進香港的繁榮安定,反而是煽動及激化雙方矛盾,「佔領行動」本有多次下台階,能讓事件坦然討論,但卻在關鍵時機卻發生暴力挑釁事件,激烈抗爭和無理要求,使事件沒完沒了,悲慘告終。

而這位幕後推手Freemason彷如一宗持械脅持人質事件中的談判專家。談判專家可促使事件和平解決,亦可令雙方兩敗俱傷的話,只要他在雙方傳
話中成為推手,讓雙方繼續堅持己見、不讓步,終有一方會按捺不住,先發制人,結果就會按談判專家的預期結束,雙方。

正如現時的「佔領運動」,無傭置疑,雙方皆擁有一顆赤子之心,希望香港更美好。

對佔中者而言,認為這行動對香港是長遠有利,縱使犧牲自己,甚或他人短暫的損失,盼佔領香港的主要街道,包括金鐘、旺角、銅鑼灣等主要商業、購物、旅遊區,為香港的黃金地段,以公民抗命的方式,逼使中央或政府在政改中讓步,容許公民提名。
警官方面,當然亦理解佔中者的崇高理想,更不想引發流血事件和衝突,但警員卻需盡忠職守,維護大眾的安危。
這位幕後的談判專家—Freemason,只站在背後,在其中挑撥離間,使雙方堅持不讓、不和解,產生誤會、磨擦和矛盾,雙方無法達成和解協議,甚最終流血收場,兩敗俱傷。

當「雨傘運動」被一再拖延,對民生、經濟的影響亦慢慢浮現,甚至社會更會出現無法修補的裂痕。敵對仇視的正反派,疲於奔命的警員,無辜受害的市民,究竟有那一方得益呢?

切記 : 烏克蘭成鑑戒
就如烏克蘭革命事件中,美國除了藉著不同組織,例如 NED,於烏克蘭大量投入資金推廣民主外,更於示威期間,派槍手槍殺雙方重要人物,再嫁禍給政府軍。其來卻被揭露,槍手不隸屬於政府軍,而是屬於示威者及美國。甚至主管歐盟外交事務的艾嘉蓮與愛沙尼亞外長 Urmas Paet 的電話當中亦透露,他們質疑槍手是屬於反對派,而不是屬於亞魯科維奇。

影片: UKRAINE: Kiev SNIPERS hired by NEW COALITION, not Yanukovych -- Estonian FM to Ashton


節錄:
This one is the fact that snipers were, as you said, Marina, were shooting both at protesters and officials, both sides really so let’s listen into what he had to say.
事實上,如 Marina 你所言,狙擊手是向示威者、警察兩邊開槍,來聽聽他說甚麼。
All the evidence shows that people who were killed by snipers from both sides among policemen and the people
from the streets that they were the same snipers killing people from both sides.
所有證據都顯示,兩邊被狙擊手殺死的人,無論是警察,還是上街的人,他們都是被相同的狙擊手
殺死的。
Well, yeah, that’s, that’s terrible.
嗯,那太可怕了!
so that – and then she also showed me some photos.
然後,她亦給我看了一些照片。
She said that as medical doctor, she can, you know, say that it is the same handwriting, the same type of bullets
and it's really disturbing that now the new coalition, that they don't want to investigate what exactly happened
behind snipers it was not Yanukovych but it was somebody from the new coalition.
她說,身為醫生,她能說出,那是相同的字跡、同一種子彈。令人不安的是,新聯合政府不想調查事件,所以愈來愈令人意識到,指使狙擊手的不是亞努科維奇,而是新聯合政府的人。 


假若反對派以佔領的方式,成功爭取香港甚至中國政府的妥協,這只會淪為如烏克蘭的「惡性循環」中。無論哪一方特首上任,都能以民主暴政的方式再次推翻,即使香港實行普選,只要特首所做的不合反對派的心意,他們同樣不會尊重並無視選舉結果,要求特首下台,不尊重真正的共和與民主。道理亦然,任何一方只需煽動足夠人民上街示威佔領,就可令對手毫無還擊之力,政府和社會的運作再度癱瘓,抗爭永無止境,亦不會選出一位共同承認的領袖!

如情況長此下去,香港必然會變成另一個烏克蘭,成為另一個戰亂國,最終,受害的卻是香港和中國,而這位「談判專家」卻可逍遙法外,歐美國家則可坐享漁人之利,得到最大的利益!

影片: 事件分析 ── 美式民主革命的破壞性個案


延伸閱讀:
美國謀害中國陷入圈套的十個步驟

香港佔中事件全面解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