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4日星期三

曼德拉效應專輯 3︰Mandela effect與King James Version英王欽定本經文變動了(2)


當我們看到前篇中,主禱文被修改至面目全非的例子,自然可以發現,這絕對不是一件偶發事件,而是確如「2012榮耀盼望」信息提及,敵基督已經改寫了歷史,回到過去將《聖經》修改了。


修改例子2:皮袋變水樽

如果,大家仍然覺得可能只是記錯幾個字的話,以下將會講及英王欽定本另一個被人刻意修改的部分,甚至嚴重得廢除了整段經文的原意。

這段經文對於錫安教會的弟兄姊妹並不陌生,就是 馬可福音 2 22 節: 

「也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袋裡,恐怕酒把皮袋裂開,酒和皮袋就都壞了;惟把新酒裝在新皮袋裡。」

我們知道,這裡描述一個現象,就是舊皮袋只能裝舊酒、不能裝新酒,因為當新酒倒進皮袋的時候,還會膨脹,假如是倒進舊皮袋的話,由於舊皮袋已經老化,不能隨著皮袋膨脹,最終就會爆破,不但毀了皮袋,亦浪費了新酒。

對比信仰上,當宗派變得陳舊、老化之後,就會變成了舊皮袋,不能裝載神的新動勢。因此,我們常常提到錫安教會就是神的新皮袋,是一間能隨著神的新酒而膨脹的教會,可以承擔神一個又一個的新動勢。

假如我現在告訴你,《馬可福音2 22 節》,甚至《聖經》當中所有提及新皮袋比的經文中,從來都沒有出現過新皮袋 New Wineskins 這個字,你會同意嗎?

現在,讓我們一同看看,這段經文在英王欽定本中被修改成怎樣?

Mark 2:22 
And no man putteth new wine into old bottles: else the new wine doth burst the bottles, and the wine is spilled, and the bottles will be marred: but new wine must be put into new bottles.

大家是否看見,所有新皮袋的字眼,都已經變成了樽 —— Bottle 呢? 你會否覺得,這是一個不合理的事情呢? 這裡對不可能是樽(bottle),因為世界上從來沒有一個樽,會因著倒入新酒而爆破, 否則,現時我們就不會看見酒類飲品裝在樽裡,於商場和超級市場販賣了。

更何況,假如主耶穌的時代有玻璃樽可以裝酒的話,就根本無須大費周章,用動物的皮造成皮袋了。甚至,假如將新酒倒入樽,新酒更會隨時間更加香醇, 絕對不會出現英王欽定本當中,《馬可福音2 22 節》的情況。

明顯,在我們的現實中,英王欽定本的容被人刻意改了。不單手上印刷出來的版本被改了,就連我們在網上考的時候,網上版本亦已經被改寫了。

然而,新皮袋的概念並非單單出現在《馬可福音2 22 節》,《馬太福音9 17 節》亦有同樣概念。

馬太福音 9 17 節: 「也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袋裡;若是這樣,皮袋就裂開,酒漏出來,連皮袋也壞了。 惟獨把新酒裝在新皮袋裡,兩樣就都保全了。」

當你揭開英王欽定本的同一段經文,同樣地,所有皮袋 wineskins,已經統統轉變為 bottles 這段經文的意思,變成了舊酒要倒入舊樽,新酒要倒入新樽,如此,酒和樽都得以保存。

Matthew 9:17
Neither do men put new wine into old bottles: else the bottles break, and the wine runneth out, and the bottles perish: but they put new wine into new bottles, and both are preserved.

同樣,網上的版本亦被改寫了。我們再看看《路加福音5 36 39 節》,看看主耶穌在這個比當中的整全概念。

路加福音 5 36-39 節:
「耶穌又設一個比,對他們:『沒有人把新衣服撕下一塊來補在舊衣服上;若是這樣,就把新的 撕破了,並且所撕下來的那塊新的和舊的也不相稱。也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袋裡;若是這樣,新 酒必將皮袋裂開,酒便漏出來,皮袋也就壞了。但新酒必須裝在新皮袋裡。沒有人喝了陳酒又想喝 新的;他總陳的好。』」

同樣,37 38 節,都提及要將新酒倒入新皮袋的概念。現在,就讓我們再看看英王欽定本的容。

Luke 5:37-38
And no man putteth new wine into old bottles; else the new wine will burst the bottles, and be spilled, and the bottles shall perish. But new wine must be put into new bottles; and both are preserved.

同樣,網上《聖經》已經被修改了。

再進一步,當你在網上英王欽定本《聖經》考皮袋 wineskin,原來英王欽定本《聖經》,變成從來未出現過 wineskin 這個字,驚人嗎?

大家試想,假如《聖經》從未出現過皮袋這個字,又怎會有分新皮袋與舊皮袋的概念呢? 我們又怎會有新皮袋與舊皮袋教導的記憶呢?

上述三段經文讓我們知道,英王欽定本從未出現過皮袋一字,整段經文的意思, 不單令人難以理解,甚至是令人費解,根本完全解不通。

為何舊酒只能裝入舊瓶、新酒只能裝入新瓶呢? 當皮袋變為樽,主耶穌這個比,就變得毫無意義了。但是,在我們的記憶中,顯然這個字不是樽,而是皮袋,甚至中文譯本亦是寫皮袋。唯有英王欽定本的容,在我們不知情下被改寫了。

當我們在網上考相關比,用「new wineskins」搜尋的時候,亦會看見大量解釋新酒與新皮袋關係的圖。

到這裡,相信大家已經無法否認,我們手上的英王欽定本,已經被人在時空當中改寫了。而 Charles Garcia 牧師,亦於講道分享中,提及皮袋變成樽的改動。

然而,正如我們手上的中文《聖經》,這三段經文都是寫著皮袋,而不是樽, 成了我們尋找線索的途徑。

事實上,英王欽定本於 1611 年寫成,就如古代中國人是用文言文寫作,雖然文章優美,但這些字彙越到近代,就越不常用,因此亦較難理解,所以,其後的英文《聖經》亦有數個譯本。

現時,除了英王欽定本之外,最普及的版本,就是國際聖經協會於 1970 年代完成的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即新國際版本 NIV

我們看看相關比的經文。《馬可福音2 22 節》明顯是用新皮袋 wineskins

同樣,《馬太福音9 17 節》也是用新皮袋 wineskins

而《路加福音5 37 38 節》也是用新皮袋 wineskins

我們發現一個有趣現象,於時空穿梭中受到影響的,好像只有英王欽定本,其他譯文暫時並未受到影響。

然而,與新國際版本相比,英王欽定本更受歡迎, 對很多人而言,英王欽定本才是最正宗的英文《聖經》譯本,歷史上更出現推崇英王欽定本作為唯一譯本的運動。

並且,我們剛才提及的新國際版本 NIV,都大量採用英王欽定本的容,甚至是一些特別字眼,例如剛才提及的皮袋 Wineskin,只是,英王欽定本的 Wineskin,已經被人用時空穿梭的方式改動了。

因此,現在我們發現,這本被世人看為最正宗的英文譯本,卻突然間變成難以理解,甚至千瘡百孔的譯本。更有人發現,現在這個時空裡,英王欽定本被改動的字已經超過 500 個。我們要明白,全本英王欽定本只用了約 8,000 個英文字, 改動了 500 個字,即是差不多 10%,足以破壞整本《聖經》的意思。

今天,我們不會解釋所有 500 個字的改動,下篇,我們會再看兩個例子。(未完待續)


什麼是曼德拉效應 Mandela Effect 
「曼德拉效應」Mandela Effect 是指一些人、事、物件的現實狀況,與大部分人的記憶印象不相符,但凡出現這個現象,就稱為「曼德拉效應」。 這效應名字的由來,是來自有關前任南非總統曼德拉的實際個案,正如現實所見,他於2013年離世。但是,原來早於2010年的時候就有人提出,他清楚記得,曼德拉於80年代的時候,經已在監獄中離世。提出的人能夠陳述當年自己看過的報道、葬禮的電視片段,甚至是曼德拉遺孀賺人熱淚的演講。 當這個說法提出後,竟然得到大量網民回應,表示有相同記憶。從此,當現實與人們的集體記憶出現不相符,就會被標籤為「曼德拉效應」。 


相關連結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