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4日星期三

曼德拉效應專輯 3︰Mandela effect與King James Version英王欽定本經文變動了(1)


從之前數篇的曼德拉效應專輯,我們便可以理解,這種現實與記憶不相乎的現象,明顯就是以前Berenstein Bears現象時提及,穿梭時空與改寫歷史。

但這種現象,不是只出現在卡通、電影和商品,因為但以理書725節所預言,敵基督修改「節期」與「律法的情況終於出現,就是英皇欽定本King James Version,竟然都出現了「曼德拉效應」。


英皇欽定本背景介紹

我們知道,基督教是 500 年前,由馬丁路德時代開始, 自此,基督教就經歷了 500 年的真理復還。 馬丁路德時代的人,仍然是用希伯來文及希臘文《聖經》, 即使福音已經傳遍歐洲,但一般人都無法明白《聖經》的容。 而當時的天主教就是解釋《聖經》的唯一權威, 但這些神父和修士的腐敗、任意解經,演變成購買贖罪劵的嚴重問題, 帶領教會進入了黑暗時期。

馬丁路德是出生於這個背景的天主教修士, 他有鑑於不是人人都看得懂《聖經》,令天主教可以利用神的名字和《聖經》為所欲為, 於是成了第一位將《聖經》翻譯成德文的人, 從此,讀《聖經》不再是天主教神父和修士的專利。

他在 1521 年開始翻譯新約,其後 1522 年開始翻譯舊約。 英國方面,英國國教會官方最早批准的《聖經》, 1535 年出版的「大聖經」、1568 年出版的「主教聖經」, 及英王詹姆士 King James 親自召集 47 位學者所翻譯, 並於 1611 年出版的英王欽定本 King James Version

英王欽定本,數百年來都被視為基督教最正統及最具影響力版本, 不單是由當時的皇帝下令翻譯,是最嚴謹的官方版本, 加上行文華麗優美,文學藝術角度來看亦是不可多得的文學巨著。

直至今天,很多人一生都只會讀英王欽定本,不會讀其他現代譯本, 所以,英王欽定本基本上亦等同英文《聖經》。

然而,現時很多基督徒和牧師,都發現自己一生讀過無數次、 背誦過無數金句的英王欽定本《聖經》的容,居然在他們眼前改變了。 竟然有人可以回到過去 1611 年,將英王欽定本的字眼更改, 甚至改動後的容令人難以理解,令他們都崩潰了。


修改例子1:主禱文

以下例子及稍後的篇章中,將抽取數段人所共知、家傳曉的經文作例子。 首先,基督教最為人熟知的經典,必然是《馬太福音6 章》的主禱文, 當時門徒問主耶穌應該怎樣禱告,然後主耶穌回答的一段話,就成了不朽的金句, 成為無數基督徒一生當中,不斷背誦和禱告神的經文。

馬太福音 6 9-13 節:
「所以,你們禱告要這樣: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 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離凶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們!」

我們現在看一看,究竟這時空中,英王欽定本的經文變成怎樣呢? 以下,是我們現時所見,一本舊《聖經》的主禱文。

Matthew 6 9-13 節:
After this manner therefore pray ye: Our Father which art in heaven, Hallowed be thy name. Thy kingdom come. Thy will be done in earth, as it is in heaven. Give us this day our daily bread. And forgive us our debts, as we forgive our debtors. And lead us not into temptation, but deliver us from evil: For thine is the kingdom, and the power, and the glory, for ever. Amen.

看到上文中的容,以及標示的紅字,有沒有發現到不妥?一段如詩章般優美的經典金句, 於短短五節經文裡,已經出現了四處改動,不單語法錯亂,更將神的位格貶低了。 所以,於很多人的記憶中,主禱文並非如此,他們所讀的《聖經》,竟然在某一刻被改寫了容,令他們手上的舊《聖經》亦被改寫了。 現在,就讓我們看看當中的變動。

1)第 9 節經文,由 Our Father「who」art in heaven,變成了Our Father「which」art in heaven。


如果對英文有少許認識,都會知道英文「who」意思是「誰人」,是用來形容人類、指向人類。 which」亦是「誰」的意思,但卻是指向一隻動物或一件死物, 於英文文法上,兩個字的使用有非常清晰的分別。 因此,沒有人會用「which」形容自己的父親, 更沒有人會膽敢用「which」形容我們所相信的永活神, 只會用來形容一個假神、屬於死物一般的假神。

所以,這一處改動,不單字眼上的轉變,更貶低了神的位格。 但是,這種錯誤怎可能出現在《聖經》英文譯本呢? 更何況,是一本由皇帝下令翻譯的英王欽定本? 我們知道,英王詹姆士,必然是一位愛神、敬畏神的人,否則都不會下令翻譯《聖經》。

而且,他下令翻譯的英王欽定本,將自己歷史上的名譽都押了下去, 當然不會比坊間學者自行翻譯的版本差。須知道,當時修訂英王欽定本的團隊, 是整個國家最頂尖的學者團隊,必定是最嚴謹、每粒字都經過周詳考慮,是千錘百煉而成的譯本。 但是,大家會否覺得奇怪,如此嚴謹的譯本,怎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呢?

2)第 10 節經文,應該是 on earth,而不是 in earth

英文文法上,簡單而言,「on」的意思是一個物件之上,而「in」的意思則是一個物件之。既然,所有人類都生活在地球這球體的表面,沒有人類會生活在地球中心,那麼,英文的文法上必然是用「on」,而不是「in」。假如,神的旨意是行於地球中心的話,就沒有任何意思了。

3)第 12 節整節經文都不同了。原本應該是 forgive us our trespasses, as we forgive those who trespass against us,而不是 forgive us our debts, as we forgive our debtors

4)第 13 節經文的最後幾個字,應該是「for ever and ever. Amen. 」 而不是「for ever. Amen.」因為,唯有「for ever and ever」,才有著對神的祟敬,指神的掌權,是超越時間界限,是永永遠遠,由亙古之初,一直到永遠的意思。

英王欽定本《聖經》,一向被譽為最美麗的譯本,但當我們剛剛打開這本舊《聖經》的時候,內容已不再是我們以往數十年所讀,經過千錘百煉、字句優美無瑕的版本。

雖然《聖經》的主禱文被改動了,但人們腦海的記憶卻並非如此,當人已經將主禱文背得滾瓜爛熟,這個記憶在他們腦海中已歷久如新。

現在,就讓我們看看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太太梅蘭妮(Melania Trump),於一次競選活動中為特朗普站台時,讀出主禱文的影片,她所背誦的版本,是歷史尚未改動的版本。

試想,一位總統候選人的太太,會在競選活動前,讀錯這麼重要的主禱文嗎? 美國人背誦金句,就如中國人上學時背誦唐詩。 試想,我們讀了唐詩多年,假如有一個字改動了,我們又怎會不察覺呢?

假如你認為特朗普的太太生於東歐斯洛文尼亞,所以英文不太純正。那麼,就讓我們再看另一個朗誦片段,2013 年,美國一位基督徒的中學畢業生,因為公立學校推行禁止禱告的政策而反抗,在畢業致辭中,當眾撕毀已獲學校審批,沒有任何宗教字句的講稿,繼而讀出主禱文。這事件,成了當時的大新聞。但請大家留意,影片中的朗讀片段,有兩句被歡呼聲所蓋過。

雖然當中有一段被歡呼聲蓋過, 但我們可以明顯聽到,他是 trespass,而不是 debts 並且,最後一句,亦是 for ever and ever

我們可以肯定,一名敢於挑戰學校禁令的基督徒, 必然是一位虔誠、愛主,非常熟識主禱文的基督徒, 試問,他又會否在畢業禮這個造反場合中,讀錯當中的容呢?

此外,主禱文除了作為一首詩被背誦之外,同時亦是千古傳頌的金句, 整段主禱文,更一字不改地被配成樂曲頌唱。 而近代最出名的主禱文詩歌,必然是 Sister Janet Mead 的版本。 
Sister Janet Mead 是一位天主教修女, 1974 年,將現代音樂元素放入主禱文(The Lord's Prayer)成為聖詩, 這首歌一推出就大受歡迎,全球賣出超過 300 萬隻,更為她贏得 2004 年格林美獎的提名。 香港歌手亦有翻唱這首主禱文詩歌,現在,讓我們聽聽 70 年代香港女歌手陳懿德當年翻唱的版本。

大家可以留意到,電影裡的主耶穌,是一字不漏地讀出我們記憶中,如詩章般優美的主禱文。 當我們看過不同時代的人,以不同方式演繹主禱文,那麼,與我們記憶相符的版本,是否都因為他們全部也記錯呢?

不但如此,當我們用 Google 搜尋「The Lord 's Prayer」的圖片,幾乎每一幅都是 our father who art in heaven,而不是 which art in heaven,是 on earth,不是 in earth,並且全部都是 trespasses,不是 debts,最後,亦是 for ever and ever. Amen

我們再將其中一幅圖,與英王欽定本對照。

到底是每一位繪畫主禱文經文圖的人都記錯,抑或有人得到時空穿梭的能力, 返回 1611 年,在我們不知情下,改寫了主禱文的容呢? 到了這裡,當大家看見手上的英王欽定本《聖經》被更改,覺得匪夷所思的時候,其實外國研究《聖經》數十年,每次都用英王欽定本分享的牧師,更加感同身受。

例如:一名牧師 Charles Garcia,他曾於電視佈道家Gene Scott創辦的Wescott Christian Center,擔任首席醫務人員 30 年,其後於 2007 年,創辦了 Children of the Free 的事工。

當提及手上英王欽定本的主禱文被改動時,也不禁搖頭嘆息。(未完待續)


什麼是曼德拉效應 Mandela Effect 
「曼德拉效應」Mandela Effect 是指一些人、事、物件的現實狀況,與大部分人的記憶印象不相符,但凡出現這個現象,就稱為「曼德拉效應」。 這效應名字的由來,是來自有關前任南非總統曼德拉的實際個案,正如現實所見,他於2013年離世。但是,原來早於2010年的時候就有人提出,他清楚記得,曼德拉於80年代的時候,經已在監獄中離世。提出的人能夠陳述當年自己看過的報道、葬禮的電視片段,甚至是曼德拉遺孀賺人熱淚的演講。 當這個說法提出後,竟然得到大量網民回應,表示有相同記憶。從此,當現實與人們的集體記憶出現不相符,就會被標籤為「曼德拉效應」。 



相關連結
《曼德拉效應系列》前導預告

敵基督妄想改變「時間的定律」

時間秘密總結﹣目錄
CERN的大型強子對撞機將信息傳送至過去與未來
改變時間的原理
找到上帝粒子,就能掌握時間空間?
美國時空穿梭計劃的真相
美國時間穿梭計劃揭露天馬座能力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