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4日星期六

曼德拉效應專輯23:地球的地域和形狀改變


近日,本blog上載一系列驚人又湛新的題目「曼德拉效應」Mandela effect。今篇,是會分享一個驚人的真相,就是「曼德拉效應」下,連地球地理如七大洲的位置都已經跟人們以往的記憶不同,出現巨變。



什麼是「曼德拉效應」Mandela effect

首先,先再一次解釋什麼是「曼德拉效應」Mandela effect是指一群人的過去記憶與現實不符。這個牽涉到不是個人,而是一群人腦海中的記憶與現實有出入。






今次的「曼德拉效應」例子是更驚人,因為是涉及地球地理,連七大洲的位置跟人類記憶中的七大洲位置有所不同。








上圖:新世界地圖(現實地圖)
下圖:舊有人類記憶世界地圖

例子一 
南美洲本來與北美洲差不多是垂直相連,但現實中的南美洲卻明顯地向右即東面移動不少。南美洲最東端明顯與北美洲最多端的經線不同。






當有人打開經典旗類策略遊戲<戰國風雲>時,明顯地會發現地圖是與現實不符。南美洲與北美洲是屬於一個差不多完全中軸垂直的地理排例。









現時,中美洲和南美洲的位置,對比北美洲,非常明顯偏向右邊,從北美洲加拿大東岸位置,向下拉一條直線,是指向南美洲中間,連接北美洲和南美洲的中美洲,水平向右伸延,而不是向下伸延連接到南美洲。




例子二 
澳洲曾經是與亞洲相距一段距離的國家,但現時卻與印尼和北方的新畿內亞非常接近。


舊有人類記憶世界地圖 
現實地圖
例子三 
紐西蘭以往在人類記憶中是與澳洲相距較近,但現時卻相距較遠。紐西蘭的最南方,緯度高於澳洲南方的塔斯曼尼亞島。現實中,當你回看Google Map時,澳洲和紐西蘭相距很遠,紐西蘭亦偏向南方。




但這個現實卻與許多人的記憶不相符,大部分人的記憶中,紐西蘭與澳洲的距離並沒有這麼遠,紐西蘭的位置,亦並非如此靠近南方。

例子四 
澳洲國旗左邊,英國標誌下方的星星不是如此大的一顆。 以往的人類記憶中,澳洲國旗是每顆星都是同一大小,不是現在的英國標誌下方的星星比其他的更大。






例子五 

中美洲巴拿馬運河的河道方向,亦由本來東至西橫向,變為現今的南至北。




例子六 
俄羅斯東部與美國阿拉斯加以往是有一段距離,但現在卻比以往接近了很多。

例子七 
歐洲多個國家,如︰德國、波蘭及意大利的地界和形狀,都改變了,地中海面積比以往細小,上面與下面的部位變窄了。

例子八
日本以往更明顯上是被更接近太平洋,但現時的日本更靠近中國和韓國。




例子九 

蒙古以往沒有如此大,但現實中的蒙古亦比以往更大。

相關影片(1):World Map Has Changed (Mandela Effect)

相關影片(2):曼德拉效應專輯23:地球的地域和形狀改變 


小結 
事實上,除了以些例子,「曼德拉效應」Mandela effect下,有很更多的地理已經與人類過去記憶中的地理不同。這個明顯就是「曼德拉效應」Mandela effect下已經把現實的地理面貌修改,因此令人類記憶中的世界與現實中的世界不同。

本blog會繼續上載有關更多「曼德拉效應」Mandela Effect的事件及作出進一步解釋,請密切留意。

待續

相關文章:



參考連結:

2012 榮耀盼望 vol. 384 ── 「星際啟示錄」的第三部份(40)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