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0日星期二

音樂與歷代復興


每個時代的復興都會有標誌性的詩歌音樂伴隨,錫安教會的錫安新歌是神時代計劃的末後復興的詩歌。


每個時代的復興都有詩歌音樂伴隨
日華牧師於2012榮耀盼望信息中分享歷史上每一個復興,都有著個別復興當中,從神而來的詩歌。因為讚美敬拜能夠將人由外院帶到至聖所,到達神的面前,成為讓人親近神的媒介,所以,神將祂當時代所復還的時代信息,伴隨著當時代的新歌,成為一個整體信息,一併復還給教會。

馬丁路德的復興
500年前,最初開始的復興,就是馬丁路德時代的信義會,神復還因信稱義,當時馬丁路德所編的聖詩集,包括︰《聖詩集》、《聖詩手冊》及《威登堡聖詩》。







馬丁路德一生創作了37首詩歌,最出名的,就是「上主是我堅固保障」,到了500年後的今天,仍然於教堂中被頌唱。我們可以看見,於500年前的信義會時代,馬丁路德所創作的詩歌,旋律非常簡單,上述這首詩歌的原稿,整首歌更只有三行,比現代的「生日歌」更為簡單。

有些詩歌甚至只有兩句旋律,就已經算是一首歌曲。由於只有兩句,因此需要配上不同的詞,例如:一首名為「From Heaven Above to Earth I Come」的詩歌,就配了15套詞。雖然,500年前馬丁路德所創作的詩歌非常簡單,但這已經是神於當時代所賜下,用來燃燒祭物的聖火,馬丁路德既擁有劃時代、從神而來的Rhema時代信息,同時,亦有著從神以來的詩歌,去燃點起復興之火,其中的內容雖然簡單,但就像一棵大樹的幼苗,是整個基督教的開始



浸信會復興
信義會的復興之後,就是復還浸禮的浸信會,而浸信會之後,就是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及查理衛斯理Charles Wesley所復還,強調基督徒要有聖潔生活的循道衛理公會。查理衛斯理一生中,創作了數以千計的詩歌,直到現在,循道衛理公會仍然會用管風琴伴奏,一起唱著查理衛斯理於300年前創作的歌曲,彷彿時間停頓了一般。




同樣地,查理衛斯理雖然一生創作了數以千計的詩歌,得著神時代的聖火,然而,以我們剛才所聽見的聖詩為例, 即使它的歌譜比馬丁路德的創作較複雜及長篇,但對比我們現代所創作的詩歌,仍然是非常簡單。

他們創作時並沒有配樂, 而且數千首歌曲,不論曲風或歌詞也是重重複複,演奏出來就像中學時代的校歌一般,以簡單的調子配上平均的速度,重複三至四套歌詞,所以,人們上教會時,基本都無法清楚分辨上一首歌與下一首歌的分別。

1948年的復興
故此,縱使查理衛斯理創作了數千首詩歌,但當中的製作難度,卻比不上100首現代的詩歌這個復興之後,就是1900年開始至今的靈恩運動,由五旬節聖潔會開始,直到現在,讚美敬拜亦轉向現代化。而錫安教會的起源,則是來自1948年後,神於後雨運動Latter Rain Movement復還讚美敬拜的加拿大喜信會。



90年代的Hosanna Music
「Hosanna! Music」更於1990年,到喜信會灌錄了一隻讚美敬拜唱片,名為「See His Glory」,當中收錄了喜信會所創作最動聽的詩歌。其中一首詩歌「You Alone Are Holy」,就被翻譯成錫安詩歌146「讓我心單倚靠父神」,而另一首「You Alone」,就翻譯成錫安詩歌77「是祢帶領」。





錫安新歌帶動末後復興
綜合以上所見,對比馬丁路德及查理衛斯理所創作的聖詩,1948年後雨運動所復還的敬拜讚美,可說是一個大革新。當優美的旋律加上豐富的配樂、動人的歌詞,人們就能夠更投入讚美敬拜當中親近神。當然,到了錫安教會當中所出現的音樂動勢,創作出源源不絕的全音域詩歌,就更是好酒留到如今,成為點燃末後大復興的聖火。

參考連結:

2012 榮耀盼望 vol. 379 ── 「星際啟示錄」的第三部份(35)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