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4日星期五

香港獵戶座星圖指向牛腿形狀的共同信息(3)


再一次一天不偏差,分毫不差的印證,已經可以看見,神完整描繪了獵戶座和七姊妹星的星圖在香港,而且全部的資訊,都是指向錫安教會就是神所命定的末後新婦,但有關香港獵戶座星圖的共同信息,並非就此完結。 神就是讓我們看清楚,獵戶座星圖的仔細度,是清晰不過,是無法否定,不可推諉,神就是如此真實。


以獵戶座命名的公司

假如大家在香港以獵戶座Orion這個字搜尋的話, 就會發現香港為數不多,以獵戶座Orion命名的公司, 並且大部分是帶著有趣的共同信息。

第一間公司,就是位於中環的「瀚林顧問會計師行」,英文名字是以獵戶座命名的Orion Consultant

有趣的是,這一間公司的地址,位於皇后大道中237-251號的太興中心第2座, 皇后大道中237-251號的大廈,即是包括了239號。

不單名字帶有獵戶座的共同信息,並且亦指向英女皇和923的共同信息。

甚至公司的電話號碼239-15-151,不單包括了923的共同信息,甚至是指向2015923日, 即以色列奪回耶路撒冷第50年,禧年的第一日日期。

傳真號碼亦是以數字239起首的239-77870 !完全對應十王和923的共同信息!

香港另一間以獵戶座Orion命名的公司, 就是位於葵涌大連排道31-35號「創啟電子有限公司」Orion Semiconductor Ltd。不單英文是獵戶座Orion,並且中文名字就是「創啟」!



 而「創啟」卻把Alef Tav,創始成終,用另一對字眼去形容, 正好對比《創世記》和《啟示錄》,Alef Tav創始和終結的共同信息。

從地圖看,這一間名為創啟Orion公司的所在位置, 位於元朗康德閣和獵苑所拉的直線中間,差不多位於這直線上,但卻又偏離了少許。 為什麼會有少許偏離,而不是與直線完全重疊呢?

原因很簡單,當你對比天上獵戶座腰帶的三顆主星時, 你就會發現這三顆星,其實並不是連成一直線,而是有少許偏差。


就好像埃及Giza的三座大金字塔,中間的一座亦有少許偏離, 並且中美洲瑪雅文明之一,亞茲特克人的三座金字塔,中間的一座同樣亦有少許偏離。 

所以,香港這三個以獵戶座命名的建築物和公司, 明顯是刻意地,將中間以獵戶座命名的創啟公司,放在與直線有少許偏離的位置, 以此構成獵戶座三顆主星有少許曲折的形狀。


這就更加證明,香港獵戶座星圖指向牛腿形狀的天水圍和展貿,是新婦在幕後刻意安排。 

所以,這間以《創世記》、《啟示錄》和獵戶座命名的公司, 它的創辦就是讓這幅共同信息的星圖,在今天向我們呈現。另一間在香港以獵戶座Orion名字命名的公司, 位於大角咀洋松街「星河紡織製品有限公司」Orion Textile MfyHKCo Ltd

但這間以獵戶座命名的公司,又帶著甚麼共同信息呢? 原來這間公司的地址,不單與錫安教會每星期一舉行《鑄劍坊》的四季Base 座落於同一條街道上,即大角咀的洋松街,一個街頭,一個街尾。

這間公司,亦正好位於洋松街88號,而88,正好代表新婦時空穿梭的速度。

洋松街所指的洋松樹Larch Street,其實是松樹Pine的一種, 洋松街的交界,亦有另一條以松樹命名的松樹街Pine Street 然而,代表錫安教會傳奇數字,組成4794之一的四季Base《鑄劍坊》, 其實就位於洋松街和松樹街的交界。 

這兩棵松樹,豈不是電影《回到未來》第一集, 主角Marty Mcfly和瘋狂科學家Dr. Brown第一次進行時空穿梭的地點,Twin Pine Mall所指的兩棵松樹嗎? 

我們終於明白,為何電影《回到未來》要用松樹Pine來代表時空穿梭, 因為松樹的英文Pine,不論是起首的兩個英文字母Pi或是讀音Pine,都與圓周率Pi一樣。

而過去一年,由2015314Pi Day開始, 我們整整一年間,包括現時分享的這一篇信息,豈不都是Pi Day錄製的信息嗎? 所以,位於洋松街和松樹街交界的四季Base《鑄劍坊》, Twin Pine Mall,加上街尾洋松街88號的獵戶座Orion公司,

豈不正好構成一幅圖片,就是當「錫安劍」耳機出現,成為起點, 並且加速至發現獵戶座的共同信息地點,即洋松街88號時, 就會到達時速88英里,將會時空穿梭嗎? 

另一間在香港以獵戶座Orion命名的公司,位於尖沙咀海港城建築群之一, 尖沙咀世界商業中心的「奧利服務集團(香港)有限公司」(Orion House ServiceshkLimited)。

早前主日信息的精華短片(VO)經已提及,日華牧師父親創辦的梁氏建築公司,在19601970年代,曾為到擁有共同信息的尖沙咀海運大廈、星光行、海港城等建築物,打造半陸地半海中的地基。所以,這一間以獵戶座命名的公司,其所在位置也是共同信息。

藉著上述以獵戶座命名的香港建築物和公司, 明顯亦是一個共同信息,成為牛腿形狀的七姊妹星以外, 另一個以獵戶座指向新婦住處,即錫安教會所在之處的指標。

指出末後新婦的住處和曾使用的場地,證明錫安教會在永恆之中, 早已得著新婦的位份,可以時空穿梭,為自己在整個人類歷史中埋下共同信息! 

大家可以試想想,以上提及香港僅有兩座獵戶座命名的建築物拉出來的直線, 

是極為嚴格地、遵守著千古以來的原則, 以獵戶座指向七姊妹星,再指向伯利恆之星的規格而建造,並且絲毫不差。

要製造這個星圖,建造者不單要完全掌控天水圍、展貿、康德閣和獵苑的建造, 並且要嚴格控制香港過去百多年歷史,直到2017年,全香港只能有兩座建築物是以獵戶座命名。試問,這種掌控,除了神和得著Alef Tav簽名的新婦之外,還有誰能夠做到呢? 



結語

所以,我們還有何疑慮?神早已多方多處證明,錫安教會是神所命定,Alef Tav創始成終的新婦,當我們看到如此多的證明,身處香港的我們,更應感恩,神對香港的恩典,將新婦教會置於此處,讓我們珍惜這份恩情,努力追尋認識這位創造主。






相關連結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