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1日星期二

伯利恆之星信息應驗篇:發現瑪雅建築對照星座位置建造


當人們為一位15歲少年藉星座推測到瑪雅失落古城而噴噴稱奇,但蘊含真正的意義,卻遠超報張上所寫的!

超卓啟示--星宿不說出來的秘密
早於2011年1月9日的「2012 榮耀盼望 vol. 51 :星際啟示錄(九) 伯利恆之星的奧秘(一)及GIZA 金字塔」中,牧師已分享到,世上眾多古文明建築,都是按照天上星座的排列位置,甚至亦按星宿的光度而建成。

例如:
埃及尼羅河以西,超過五十座不同大小的金字塔和太陽神殿,就是按照天上銀河左邊的星座建成,甚至每一座金字塔的大小,都是按照星座中每顆星宿的光暗度而建成。


詳盡解構,請參閱以下文章:

其實,世上其他古文明建築,如梵蒂岡、英國石柱群 Stonehenge、墨西哥阿茲特克太陽神殿、埃及塞奈姆特陵墓壁畫、法國拉斯科岩洞壁畫、中國明孝陵、柬埔寨吳哥窟、非洲拉利貝拉教堂、波斯面具、非洲努比亞、瑪雅人的蒂卡爾等等,都是按照天上伯利恆之星的位置建成。
請參閱以下文章:

五年後的印證與認可!
當時蘄新超卓的概念,竟於2016年5月11日,成為世界各地相繼報道的新聞。一位來自加拿大魁北克的15歲少年賈杜里 William Gadoury,通過星座推演而尋找到瑪雅的失落古城。

Gadoury著迷於中美洲古文明,投放許多時間研究「瑪雅星座」和瑪雅古城地圖,意外地發現了兩者似乎有關連。他透過對比星座和古城位置的方法,似乎尋找到隱身在墨西哥叢林的一座失落瑪雅古城。

Gadoury 對加拿大法文媒體《蒙特婁日報》稱:
「我不明白瑪雅人為什麼把城市蓋在遠離河流的地方,蓋在偏遠的土地,甚至是山上。一定有他們的道理,加上他們崇拜星辰,我就靈機一動,想驗證我的假設。
我真的既驚訝又興奮,因為我恍然大悟,那些星座裡最亮的星星和瑪雅數個最大的城市是彼此配對。」

數百年來,沒有科學家發現過這種連繫。因此,Gadoury 著手研究西元900年至1521年的瑪雅文獻《馬德里手稿》(Madrid Codex),研究當中的22張星座圖。

並畫在透明紙上,對比散布於墨西哥、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及薩爾瓦多的117座瑪雅古城,發現古城的位置和星座的排列相符。不過,Gadoury 發現第23張星座圖上,3顆星星只能夠對應2座已知的古城,最後1顆星則落在墨西哥和貝里斯城的邊界,極可能是一座尚未被發掘的瑪雅城市。

他在Google 地圖查看,推測必定有另一個城市藏身於猶加敦半島的大片叢林內。Gadoury 的理論遲遲無法獲得證實,直至他在2014年贏得學校科學比賽,得到訪問加拿大太空總署的機會。訪問期間,Gadoury 的研究引起總署人員的興趣,他們同意將雷達二號(Radarsat-2)衛星望遠鏡對準目標地點,結果拍攝到一塊人造的方形地區。
Gadoury 隨後得到一張由該署科學家提供,由美國太空總署(NASA)及日本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JAXA)拍攝到的叢林衛星觀測圖。衛星圖片上發現叢林樹冠下,隱藏著工整確切的幾何結構,似乎是一座86公尺高的古代瑪雅金字塔,周遭亦有約30棟建築物。Gadoury 聯絡新伯倫瑞克大學的遙感專家拉羅克(Armand La Rocque),他認為這可能是瑪雅第5大古城。

倘若衛星照片獲得證實,這座城市將會是史上發現最多瑪雅人口聚集的地點之一。這種「星座定位法」將有助人們發現更多瑪雅遺跡,Gadoury 將於「國際科學技術博覽會」上發表這發現,並命名為「卡克奇」(K’aak Chi),即瑪雅語的「烈火之口」(Mouth of Fire)。

這又再一次證明牧師早於2010年,已分享有關古文明建築,是按照天上星座的位置而建造,絕對是極具前瞻性和超卓的啟示,亦是準確無誤的事實。

結語:明明放在天上的答案!
按天上星座貼在地球上 Superimpose的原理,其實天上的烏鴉座和所抓住的長蛇座,就是對應美州的墨西哥位置。明顯地,這位十五歲的加拿大少年所發現的,只不過是墨西哥政府早在數百年前已經知道的事實而已。並且,上千年前的古代瑪雅人,已經能夠在整個中美洲,以參照天上星座的方式,規劃建造城市。試問,以現代人的科技和資源,又有哪一個現代國家,可以參照天上星座的排列,而建造全國的城市呢?

明顯地,建成這一種在地上的Alef Tav星圖,絕非單純依靠人的力量彧智慧,而是創天造地的造物主,同時,你必須認知,神為何容讓一位15歲青年突然有「靈感」地發現地上建築對應天上星宿呢?只因為要印證「2012 榮耀盼望」,用各地明明可見的證據,明證和確立這信息!

影片:伯利恆之星信息應驗篇:加拿大15歲少年發現瑪雅建築照星座位置建造 (15:55 - 22:53)



參考資料:
2012 榮耀盼望 vol. 328 ── 「星際啟示錄」的第三部份(3)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