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玫瑰園計劃最後一步:巴黎(3)


上篇提及,巴黎和「玫瑰園計劃」密不可分,也隱藏著十王渴求新婦位份的目的,但是,巴黎所隱藏的共同信息還有很多,而巴黎恐襲,為何會是十王告知世界,世界已踏入「玫瑰園計劃」最後一步的倒計時中呢?


羅浮宮建築群與復活身體的關係

2015年頭的《查理週刊》和11月的巴黎連環恐襲,都是偽旗行動,但都同樣地有著十王的心意,用以提醒知情「天馬座行動」和「玫瑰園計劃」的人,留意法國巴黎,而當中更有著要知情者留意巴黎建築群的信息,為什麼呢?

原來,巴黎羅浮宮的建築群,從天上俯瞰,竟是按照一個人形建造,羅浮宮為頭部,卡魯索廣場為頸部,杜樂麗花園就是人身,而且,這些建築群的比例,和達文西所繪畫,著名的人體比例圖《維特魯威人》是同一個比例。

而這次的巴黎恐襲,發生地點正就是位處羅浮宮建築群附近。

為何這就代表是十王傳達信息的方法呢?因為這是許多古文明都使用的設計,例如埃及盧克索神廟 Luxor Temple


而有趣的是,這個建築群再次出現和玫瑰相關的信息,因為羅浮宮金字塔的位置,俯瞰時會發現,就是位處在這個人體建築群的口部。

日華牧師於2012信息提及過,此套信息,就是完成末後聖殿的信息,而《聖經》中神已明言,我們的身體,就是神的聖殿,而《2012榮耀盼望》信息,就是一套講述被提標準,讓人得以擁有讓神入住的復活身體的信息。而美金一元紙幣中的全視之眼是2D平面,也是喻意著末後完成聖殿的,不是建築或實物,而是一套信息。

而美國白宮的玫瑰花園、荷魯斯以一指掩口,是秘密之神,這些也代表著玫瑰和口的關係,就是十王共同守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明證這是十王所守的秘密的證據,就是玻璃金字塔的正對面,就是法國皇室以前居住的皇家宮殿Palais-Royal

這就再次證明,巴黎是由被建造的第一天起,已是為完成「玫瑰園計劃」而造的。


凱旋門隱藏的至聖所信息

十王所渴求的穿梭時空的能力,其實就是神的寶座所代表的能力,而神的寶座在地上的預表,就是《舊約聖經》中,神同在最大之處:聖殿中最神聖的至聖所。

至聖所在《聖經》中,提及的尺寸是20 x 20 x 20 肘,從建築上看,是一個四方立方體,這就是神的居住之處,而四方立方體,就是意指活於時間流外,不受時間流所轄制,能穿梭時空的神及其寶座。

而時間流外的第四度空間,就是兩個不斷外交替的四維超正方體。

然而,法國巴黎的三個凱旋門,就是一個門有門的四維超正方體設計,一個比另一個大一倍。 並且三個凱旋門都是在巴黎香榭麗舍大街的直線, 三個的距離是一個比另一個遠一倍,形成了三個正方形。

這是一個務必留心的部份,何以法國要如此建造三個凱旋門呢?

因為,一個四方正立方體,共有六面,就如骰子一樣,共有六面,而若以三個凱旋門對比三個正方立方體,即代表共有三個六面,也就是666!

而凱旋門一個比一個大一倍的原因,就代表著最大的是600,中間的代表60,最小的代表6,加起來仍然是666,這就代表,法國和末後的666息息相關。


香榭麗舍和ISIS的關係

但是凱旋門的信息還不僅於此,因為巴黎的三個凱旋門,其實都是建在同一條直線和同一條街道上, 就是著名的巴黎歷史軸,以及被譽為巴黎最美麗街道的香榭麗舍大街, 「香榭麗舍」原意,就是希臘神話中,聖人及英雄靈魂居住的冥界。

當香榭麗舍大街與巴黎歷史軸重疊,郤竟然會看見,代表 ISIS 的天狼星 Sirius 在太陽背後升起的景象。

但有趣的是,最大的新凱旋門,郤和另兩個凱旋門不同,新凱旋門是向右有6度偏差的,不僅有所偏差,而且又再出現「6」這個數字,這又是何故?

原來這偏差的6度,會讓新凱旋門的面對方向稍有不同,這6度,會讓凱旋門變成面向2265英里外的埃及Dendera古廟,而這古廟,就是神話中ISIS的誕生地!

更可怕的,是這古廟正是由三個由大到小的正立方體組成, 正如法國巴黎三個由大到小的凱旋門一樣。

而拿破崙所掠奪帶回巴黎,代表伯利恆之星的壁畫Dendera Zodiac,正是由此古廟奪取。

而這種三個立方形重疊的建築設計,也在相關的共同信息建築見過,例如亞歷山大港燈塔、和Freemason的華盛頓紀念堂,就有著同樣的三個立方體重疊的設計。

也就是,巴黎凱旋門仿如成為解密鑰匙一樣,解鎖了ISIS666的關係。


凱旋門的灰馬信息與香港的關係

凱旋門不僅有著666ISIS的隱藏信息,也有著同樣和「天馬座行動」相關的另一信息,就是灰馬。

三個凱旋門中最小的一個,凱旋門卡魯索的頂部,共有四匹馬,除了對應《啟示錄》的四馬外,也同樣呼應埃及神話和希臘神話,因為ISIS的兒子荷魯斯,是埃及神話中的太陽神,而希臘神話的太陽神阿波羅,形像就是在馬車上拉著四匹馬,所以,凱旋門上拉著四馬,就是意指荷魯斯。

而荷魯斯在埃及神話中,就是由ISIS誕生,讓俄塞里斯復活的身體,復活身體的信息,在凱旋門中再次出現。

吊詭的是,原來巴黎恐襲正被全球注視時,俄羅斯就在同時,向外公佈2018年世界盃的標誌,並且把標誌投射在一座建築物的屋頂上,但是該屋頂上的雕像,郤正是一個人拉著四匹馬的雕像形像,而且因投射,令四馬的顏色顯得各有不同,仿如《示錄》中的四馬。

凱旋門既有「玫瑰園計劃」的共同信息,那麼香港又有沒有與之關聯的建築呢?當然有!

「天馬座行動」中,牧師分享了西九龍高鐵建築群中,有著大量Freemason符號,而且高鐵站也有著共同信息,而其中象徵Freemason標誌,天圓地方的圓方,其上蓋就正建有一座由新鴻基建造的住宅凱旋門。

這座凱旋門,位處的路段是在柯士甸道Austin Road,而港鐵柯士甸站也在附近。

但是何以柯士甸道要命名為柯士甸呢?因為英文「Austin,是其中一種玫瑰的名字Austin Rose,而此種玫瑰的另一名字,就是England Rose

而從上篇提及有關戴安娜王妃的隱藏信息,我們可以看到,柯士甸就是代表ISIS的玫瑰,而位處高鐵站上蓋,也代表著2009年,引發《2012榮耀盼望》信息的榮耀列車。

新鴻基不僅只在圓方上蓋建造了凱旋門設計的住宅,也在元朗鳳翔路88號,建造了名為「譽88」的住宅,而馬路的正對面,「十八 11 號」的「尚悅」,亦同樣有凱旋門設計,兩座建築物隱藏了「88」和「凱旋門」的設計,當中的意思,對知情者已是不言而


巴黎恐襲中的蝙蝠信息

「天馬座行動」中,日華牧師分享過,Bat在神話中代表著天上的金門與銀門,而Bat更有代表銀門而來的災難之意,但在這次的巴黎恐襲中,我們也看到了Freemason所隱藏的這只蝙蝠的影子。

這也和早前美國羅斯堡槍擊偽旗行動遙遙相對,因為羅斯堡Roseburg名字中有玫瑰,這次巴黎恐襲的最嚴重死傷地點,則是名字中有著蝙蝠的Bataclan巴塔克蘭劇院。

這個互相呼應的隱藏信息,同樣見於香港。現今香港的新政府總部「門常開」,在早前的信息中,日華牧師已經指出,這座建築物象徵著銀門,但這座建築物的設計,和凱旋門一樣,又是一個中空設計,而這座「門常開」的位置前方,地上正有一個紅色玫瑰門匙的雕塑!

而更是為之驚嘆的,就是六年前,日華牧師和 2012 小組,在代表 4794 拉線的帝景酒店,開始為期六天「2012 信息籌備營」的日子,七天後,就分享了「2012 榮耀盼望第一篇」,而信息容,主要就是 The Simpsons Code

2012信息第一篇中的主要部份The Simpsons Code,是由一個名為patrickbateman81918的網絡用,所發放的數段影片組成。

但是,如果留意此名字的發音,就會發現此名字中Bateman只和蝙蝠俠Batman只差一個字母,而且發音也接近。

Patrick Bateman,是一齣電影的同名小《美色殺人狂》"American Psycho"的主角名字, 而飾演這名殺人狂的演員,就是基斯頓比爾Christian Bale,但是,眾所周知的是,這名演員在2005年起,便是電影「蝙蝠俠黑暗騎士系列」中,飾演主角蝙蝠俠的演員。


2012榮耀盼望》信息的起點,原來竟然就已在神一日都不偏差的情況下,由神親自印證了信息與「玫瑰園計劃」的關係,而且,這個2009年起已經分享的信息,其真正秘密竟在2015年的11月尾才揭露,可見,《2012榮耀盼望》信息,是一天也沒有偏差地被神帶領的。


結語


從眾多共同信息中,我們可以看出,巴黎由被建造起始,就是為著記載「玫瑰園計劃」的共同信息,就是人類即將迎見主耶穌的再來,被提的發生,人類即將要凱旋回歸至正立方體所代表的神的同在中,而這一切隱藏信息發動的徵兆,就是伊斯蘭國ISIS,在這個ISIS之城:巴黎發動的恐襲一刻開始。

而這個事件也將成為「玫瑰園計劃」終局最後一步的起始點,而巴黎各地的建築物也都是在傳達這樣一個信息,人類歷史,正是按《聖經》的劇本,走向《啟示錄》七年大災難的終局,這是十王佈局千百年的一場偽旗行動。

但是,發生這一切的時間,就是在凱旋門上的荷魯斯出生時間已經告知,這一切的發生,將在20151225日,黑色星期五的聖誕節發生,這個指定的時刻。



在人類即將面對這個時刻時,作為讀者的你,願意成為凱旋邁向永恆的一群嗎?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