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4日星期三

黑社會成「公民提名」的最終贏家?


佔中三子、雙學、泛民議員一直在傳媒前主導佔中,除了佔中初期及未發生前,「和平佔中」以「以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的道德光環奪取市民的信任,佔中發展開來很快便走向暴力及有搧動者刻意製造緊張衝突局面,使佔中變質成有如「暴民政治」的局面。實際執行者便是黑社會。




佔中人士一直強調和平非暴力原則抗爭,但如讀者在各大傳媒所見,佔領運動有極多故事挑釁警察及衝擊警方防線畫面。當然,我們也知道那些不一定是學生,也帶很大程度並非學生。佔中人士提倡公民提名最終就如走到「暴民式示威」,暴力事件就如「遍地開花」






雙學所強調的公民提名「必不可少」,實際意義我不在此多加敘述,讀者可留意以往本blog上載有關「公民提名」文章。但打著冠冕堂皇的旗號背後,實際是引入黑社會治港的前奏?因為普羅大眾也絕不會接受自己的社會被黑社會統治,奈何在於佔領運動若沒有人衝擊及暴力抗爭,又很難達到預期政治效果。所以美國Freemason深知此關鍵,以NED(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支助香港反對派及雙學,同時以販毒得來的資金作為推動整個雨傘革命的財政來源。同時,要收買一批黑社會作出種種暴力挑釁及抗爭是最容易令社會更混亂。







佔中期間的大大小小衝擊及暴力衝擊可謂香港150多年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黑社會集體活動事件。Freemason在各地販毒得來的黑金全力支助佔中反佔中陣營,並以錢推動各方黑幫製造矛盾及肢體衝突,包括利用黑幫仇警心態作為誘因推動黑社會混入佔領區為警察製造麻煩。


如此一來,若果所謂烏托邦式的公民提名實現後,被提名的特首候選人是可以是黑社會頭子或要員,因為靠著「暴民式示威」而獲得公民提名後,「暴民式示威」必定「歸功不少」,將來會有更多群眾以「暴民式示威」來爭取他們的政治訴求,而且當被公民提名出來的特首候選人若成功當選特首,其他反對派也可以同樣照瓣煮碗地以「暴民式示威」繼續爭取他們的的政治訴求什至推翻這位特首。整個過程及現象免不了一批人的功勞-黑社會。




雙學可能在早期不知道黑社會在佔中期間影響力多大,他們仍強調「非暴力原則」,但當事件失控後,雙學也束手無策,只能繼續呼籲示威者以「非暴力原則」作抗爭,他們也沒有能力駕馭整個雨傘革命,因為真正黑手是把黑金資助黑社會推動暴力的Freemason。



因此,雙學知道事實後仍不宣布撤離佔領區,猶如要求在一個大家庭中趕絕父母,以黑幫勢力統管這個大家庭一樣,這樣的一個社會,你和我會樂樂見嗎?這個情況猶如學生不斷拿著槍到銀行高呼「我要提款」一樣,實際是打劫銀行沒有分別。看到今次佔領行動的失控,其實雙學是有責任呼籲撤離,否則佔領區成為黑社會「主場」,只有暴力解決問題的意識帶給下一代,實在是各方都不願意看到。

相關影片:佔中事件全面解構(四)



相關文章: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