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6日星期五

「全球性海岸線事件」的鐵證



早於2003年Webbot已浮現「全球海岸線事件」The Global Coastal Event的字眼。
直至而近年,Webbot創辦人Clif High 才預測到事件發生的時間和先兆。
但2013年與2014年竟出現重疊,究竟曾預測2013年發生的「全球海岸線事件」,亦會否順延至2014年發生呢?

2013 與 2014 年時間摺疊
Webbot預計2013年6月1 日會發生「全球性海岸線事件」The Global Coastal Event,並羅列上百個先兆標記 Marker。但奇妙地,Webbot 預測的事件一部分在2013年應驗,部分卻只是延後整整一年才應驗

例子一 「邦迪事件」(Cliven Bundy)
 在 2013 年 3 月 7 日  Webbot「即時數據情報報告」 Immediacy data intelligence report中預測到2013 年3月底,美國聯邦政府會與土著開始發生爭執。這種爭執會引發土著出現意想不到的做法,聯邦政府也沒預料他們會有這些反擊。

事件竟在2014年3月底應驗,美國聯邦政府與內華達州的土著邦迪家族對峙,引發官逼民反的「邦迪事件」Cliven Bundy
詳細請參閱《Webbot 預告美國內戰應驗篇 - 「邦迪事件」

例子二  極地漩渦(Polar Vortex)
 在 2013 年 1 月,Webbot 預測到陌生的新名詞 ─ 極地漩渦Polar Vortex,並將會崩潰,極寒冷的空氣將會影響美國。

但巧妙地,竟於一年後的2014 年 1 月開始,北美地區遭受 20 年來最強的極地漩渦侵襲,彷如瞬間被冰封的城市。
詳細請參閱《Webbot 應驗篇--美國極地旋渦Polar Vortex

事實上,Webbot所預測的「事件」是必會發生,但何竟在時間上出現如此「時間」的落差?
其實2013年初,Clif High已發現「時間」好像被改動了,出現了不尋常的偏差,彷如摺疊的情況,導致Webbot把2013及2014年的事件重疊混合在一起。
那麼何解我們相信2013 與2014年重疊,而非與2015年重疊呢?

鐵證的預測
Webbot 的預測可簡單分為兩類別。
一、 「人性」所預測的將來,如政治、騷亂、經濟、社會民生,涉及人為的事件。
二、 「自然氣候」的預測,如暴風、天氣、地理、地震或災難,這並非人能操縱的。
不論是牽涉「人為」式是「自然氣候」的預測,皆是無容置疑的準確應驗,但如何釐定應驗的資訊?

舉例說:2011至2013年間Webbot預測銀行家被謀殺。果真由2013年年尾開始,世界各地陸續傳出銀行家身死的消息。而我們定義這預測已在2013年年尾應驗了。即使在2014年或2015年再及生同類事件,亦是只屬事件的延伸。詳細請參閱《Webbot應驗篇:刺殺銀行家

而「自然氣候」的預測亦然,暴風雪每年亦有,當然下年亦會出現,但最重要的是,今年發生自然災難的其幅度、地點、時間是否應現Webbot 的預測呢?


因此,我們並非要綜觀數年的災難數據,推論出當中最嚴重的才算應驗,反而我們需要留意的是,事件在第一次發生時已應驗了。而2014年卻有許多重要的先兆標記Marker 發生。同樣,就像「全球性海岸線事件」一樣,並不排除明年皆可能有「全球性海岸線事件」,但若然今年發生「全球性海岸線事件」,Webbot預測已應驗,並按預測所說波及沿海城市,導致12億9千8百萬人同時死亡。


「智慧的預知」--得勝的智慧
綜觀以上應驗的資料,我們可以追尋到「全球性海岸線事件」的脈絡,「全球性海岸線事件」並不是無中生有或是莫名其秒的災難。從Webbot 的預測,可追溯到因太陽的災難或變動,引導地球的能量和板塊不穩,產生異常極端暴風暴雪,火山爆發,新陸地出現等。但亦因而每引致海岸上升及表皮效應,引發大海瀟侵襲陸地,即「全球性海岸線事件」。

「自然氣候」全是純超然性,並非人能掌控,但你要知道,面對如此毀滅性的災難,絕不能以個人感受行事,縱然不想相或面對,但「全球性海岸線事件」卻是鐵定發生並迫近眉睫,不是麻目無知附和,而是查考了解來脈去脈的演變和預備,這才是救已救人,相贏的智慧。


延伸閱讀: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