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7日星期三

倫敦共濟會2005年秘密戰爭文件---通向第三次世界戰爭之路

轉載中國作家、全國政協---何新對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預測
21世紀前五十年將是人類歷史的一個根本性轉折點。 
 
人類當前面臨著極其巨大的全球性危機,只是我們中國那些精英還在做著經濟將無限增長的美夢,而對於迫在眉睫的嚴重危機視而不見。但是,任何國家都無法長期自我隔絕,置身世外。戰爭正在不知不覺中,向中國走進。危機的根源在於全球人口過快增長,當前已經接近地球負載的極限。   

新中國建立時,1950年,地球上只有20多億人。中國改革開放之初,1980年,世界上30多億人。新世紀之初,2000年60億人。今年已接近70億人。目前全球每年仍至少增長1億人,到2050年前後,地球人口將突破90—100億人。   

 空氣、水、能源、土地,這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四大基本要素。西方未來學的研究表明,地球資源最大承載極限是100億人之內,地球資源和生態無法承載超過100億而且還會繼續遞增的人口。  

愚蠢而短見的中國精英階層並不關注人類前途,對日益逼近的生存危機麻木不仁或茫昧無知,不思應對。他們以為,歷史永遠是線性的——明天、後天將會是今天的繼續。他們不相信也不懂得什麼是“突變”或“災變”。但西方的精英則已預察到人類終極危機的迫近,並且在籌謀並且操作著應對之策。最近有一系列徵兆性事態出現:  

 1、今年初自倫敦共濟會流傳出來的“盎格魯撒克遜”計劃——倫敦共濟會的一個種族主義戰爭文件。 [英文原文見本文【附錄】]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12d230102du7r.html
 2、俄羅斯與北約走向結盟——謀求建立跨歐亞大陸的泛軍事政治同盟。目標顯然是共同遏制東方的中國。  
 3、希特勒的《我的奮鬥》在德國被解禁。這是一部鼓吹讓雅利安人淘汰地球劣等種族的反人類的文典。  
 4、美國的導彈防禦系統試驗成功,清潔核彈頭研製成功。  
 希特勒在《我的奮鬥》中把人類分為文明的創進者、保持者和破壞者三種。他認為,只有雅利安人種是文明的代表者。雅利安的使命是消滅劣等人口、劣等民族、劣等文化、劣等種族。 
   
亨廷頓文明衝突論的要義,是鼓吹由西方列強對人類文明進行重塑。而文明衝突的實質是種族衝突。回顧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主題,是第一代工業國為劃分世界勢力範圍而戰。  

第二次大戰基本仍繼續一戰未完成的主題,但在歐洲戰場上還出現了一個重要的新主題,就是發生了人類歷史上的第一次種族大清洗——消滅猶太人。 
   
二戰後,發生了冷戰。中國自由派精英至今尚未讀懂“冷戰”的真實歷史涵義。他們鸚鵡學舌地跟著西方叫——以為冷戰只是美蘇兩大陣營的意識形態之戰。殊不知,這只是表象。   
冷戰的真正實質是不發達國家對發達國家的民族解放戰爭(中國革命的歷史性意義也在於此)。冷戰的失敗者不僅是蘇聯陣營,也是所有的不發達國家,包括中國。冷戰結束前,中國是不發達國家陣營眾望所歸的領袖。而在冷戰結束後,中國陷入了幾乎沒有任何盟友和朋友的國際孤立之境。   

冷戰之所以僅僅只是冷戰,沒有打成全面熱戰——是由於美、蘇、中三個核大國的核武器保持著可以互相毀滅的恐怖平衡。然而新世紀以來美國彈道導彈防禦系統的建立,打破了這種恐怖平衡。單方面的核突擊一旦成為可能——那麼在未來30年內,必定會爆發新的全球性戰爭——第三次世界大戰。  

 因此,核戰爭的危險正在日益上升。核戰爭已經不再僅僅是一種想像和叫囂,而是現實的威脅。今年2月在倫敦被知情者透露出來的盎格魯·撒克遜計劃——正是作為西方政治和宗教核心組織的共濟會對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預謀和策劃。這個計劃宣布了核戰爭和生物戰爭時代即將到來,並且冷酷無情地宣布:對未來的戰敗者將在種族上進行滅絕性的大清洗。  

 “盎格魯·撒克遜計劃”主要針對的對象就是有色人種,首先是華人。這個文件是1995年舊金山費爾蒙特會議宗旨的擴展——其目標是要消除地球上50%以上的多餘人口——垃圾人類,對之進行清洗或者隔離。  
 這個文件透露,早在2005年的倫敦共濟會高級成員秘密會議上,就已經確定了發動國際金融戰爭的計劃。所以2008年爆發的美國金融危機,確實是有預謀的一次國際金融的重新洗牌。

 共濟會是近代(1717年)起源於英國的一個神秘的準宗教組織,百年以來一直是英美兩國政治和金融的神秘領導核心。一些西方歷史學家認為,這個神秘的共濟會,是三百年來一系列重大世界性歷史陰謀事件的策劃之源。  

這次共濟會秘密會議的與會者認為:中國的崛起​​是西方進行人種清洗的最大障礙。因為中國是有色人種中具有健全工業體系、文化體系、國防體系和核武體系的大國。而且也是唯一有能力以國家體係與雅利安人從經濟、政治、文化上進行全面抗衡的有色人種大國。因此解體中國是首要的目標。  

 為達到種族清除的最終目標,在共濟會神秘長老團的領導下,西方已經對中國展開金融戰爭、生物戰爭(我一直懷疑,“非典”肺炎疫病的發生並非偶然而是一次對華生物戰的測試)。並且也正在準備著發動核戰爭。 
實際上,為掏空中國外匯儲備、搞亂中國金融而忙碌的經濟學第五縱隊,也早已進入中國搖唇鼓舌喋喋不休地積極活動著。  

美國近年對華戰略的近期目標是遏制中國,把中國龍困鎖在國內。中長期目標則是期待中國內亂,自我爆破和分裂。如果中國將來一旦發生大型內亂,美國將通過聯合國進行直接的政治和軍事干預。這次美國航母和核潛艇聯合艦隊的黃海以及日本海陳兵,既是一次全面戰爭的威懾,也是一次警告性的預演。戰爭,正實實在在地向中國人逼近!也從而證明,這個盎格魯·撒克遜計劃並非虛張聲勢的虛言!  美國在謀求分裂中國的同時,近年也在暗中策劃挑動中印之戰,南海之戰,以及中俄之戰——讓潛在對手打擊潛在對手。 
  
而可怕的是,多數中國人對共濟會已圖謀發動的這場種族戰爭,至今仍然絲毫麻木不覺懵無所知。中國的精英們依然在醉生夢死。反省近十年來中國外交有三點偏失:1、唯美是從。 2、在國際上寡恩無友。 3、丟棄了第三世界而自我孤立。   
最根本的問題是,一個大國的外交不應無遠見、無目標、無方向,外交不該只是一種國際關係的維持會。  

 為中華民族的久遠生存,中國必須有勇氣正視和麵對日益緊迫的內外危機。應當擺脫親美外交的思路,走獨立自主的路線。必須加快建立核防禦和對抗體系,這是遏制核戰爭爆發的決定條件。在國際上,中國應當交些窮朋友。中國應當審時度勢,制訂一套有遠見的新亞非拉戰略。    

中國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大國。從歷史看,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多次臨海刻石,矚目於海外。漢武帝以下,隋唐宋元明,中國一直是一個雄踞海陸,有勇氣挑戰世界和走向世界的偉大民族。所謂中國是一個內陸封閉的黃土文明,這是對中國歷史的無知妄論。 80年代初始倡此論者是我。那時我對中國歷史所知甚膚淺。 (按: 80年代初我曾講中國文化是所謂四合院文化、封閉的長城文化云云。見《中國文化史新論》1986,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出版。此論後來被自由派在作品中廣泛剽襲。)   

中國未來必須尋求開拓出自己的國際生存空間,極須繼續強化人口控制,並製訂自己的一套全球化方針。未來中國要想生存而復興,就必須通過外交、經濟、政治以至軍事的全方位手段,謀求向外拓展,在全球範圍甚至包括宇宙空間範圍——尋求新的資源供給地,開拓而逐步建構全球化的大市場空間網絡。  

 對中華民族來說,未來絕對不是一片光明,而將是非常艱難的!近年來我們已經失去了一些重大的國際發展機會!而展望未來,亡族滅種的危機已並非不可想像。   

策劃中的戰爭何時開始,我們無法知道。但是根本的問題在於,美國和西方絕對不會讓中國像過去的三十年這樣順利平靜地繼續發展下去!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