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4日星期二

311日本核子浩劫

事態發展超出想像中的嚴重,所以一定要和各位分享,但是重要資料有很多,或者要分幾次張貼上來,我會盡快的。

 

其實現時日本的輻射問題有多嚴重呢?

其實,在事故發生後的第一個星期,有証據顯示日本輻射已經是比發生在蘇聯的事故嚴重,但在一個月之後日本才作這樣的宣佈。但好特別我的牧者,在主日分享信息(2012榮耀盼望)時,提出:「她一定比蘇聯的輻射泄漏嚴重。」




而事實上看3月11日至今情況,已經證明牧者所言是正確的。為甚麼他會知道呢?

以下是311地震後我教會牧者對此事的分析:

原因,現在是一班老人家在隱瞞這件事的。
現時處理這件事的,根本不是找一些核能專家去解釋,但有些曾到日本演講的核能專家,他們都說這件事是嚴重過蘇聯的事件,它不是七級,一定要為這件事製造一個新的級數,因為它釋放出來的污染,大約比蘇聯那次,即是二十五年前,這個切爾諾貝爾事故的污染多了幾千倍。

這些專家可以在youtube找到他們的影片


各地的專家:

而這個濃度是怎樣的呢?
舉一個例子,現在日本有六個反應堆熔化了,一至四號,第一天已是熔毁了,但他們只是慢慢才去公佈,今天又爆了一個!這天又爆了一個!
其實第一天的半小時內已熔毁了,因為這個消息,是來自設計福島核電廠的工程師去說出來的。



並且在上年十月時,在第三號反應堆放了一種稱為“MOX Fuel”,這是一種劇毒的核燃料,這種燃料,只要一磅便可以使全地球每一個人都患上癌症。而今次爆炸,是釋放了五百磅。即是說,足夠五百個地球所有的人去患癌症,這就是現在的嚴重程度。

對輻射的污染,用下雨或雪將輻射物質截回當地,這個做法是很典型的。25 前,前蘇聯核電廠爆炸之後,幾天內,便下黃雨。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他們已經發現,如果當核爆之後,一定是隨即下雨或下雪,才會發揮最大的威力,因為核子彈爆炸之後,它的爆發威力使放射性粒子衝到大約五千呎的下電離層,下電離層是製造雪和雨的地方,如果下雨的話,便會將核子輻射全投放在這國家中。


 
大家還記得,當日本完核電站爆炸之後,不久便下雪、並且下黃雨。為何雨是黃色的呢?(在香港新聞亦有報道)

因為放射性碘在空氣中會吸水份。當吸收了足夠的水份,便會降在地上,所以二十五年前,蘇聯核事故後便下了黃雨,因為是放射性碘吸了水,降在地上。正如把碘酒滴進水裡,水便會變為黃色。當時蘇聯解釋說,只是落下花粉吧了。


在互聯網上你也可以找到有關的影片,就是日本核事故幾天後便下黃雨,他們抄襲二十五年前蘇聯所用的藉口,說是落下花粉。蘇聯人從沒有見過這現象的,他們說是落下花粉。每逢關於宇宙、核能、或是生物學,如果由一個政要來解釋,你最好不要相信,因為他們並不在行。

蘇聯是由政要去作解釋,那只是落下花粉,不要怕。正如1947 年羅茲威爾事件,空軍將軍說那失事撞毁的是飛碟,接著,由遠至幾百里外的華盛頓政要,說這個空軍將軍看錯了,其實只是氣球而已。

能夠想像到,有少許頭腦都知道,一個空軍將軍所認知的,絕對比一個只懂貪污的政要所知的多很多。如果這位空軍將軍不能夠辨出一個氣球和一駕飛碟的分別,早已應該被槍斃,還能在空軍中指揮打仗?

所以,當時的切爾諾貝爾事故後政府是這樣說,之後日本下黃雨,日本政府也是這樣說,這班老人家,當然立刻回看看當年蘇聯是怎樣處理的。

當時的處理方法有兩個:
第一:宣佈這是下黃雨;並且第二:將人類能夠承擔的輻射水平提高了

蘇聯當時有過萬人進了醫院,蘇聯在一天之間,將這個水平提高五倍,然後奇蹟地說:你們已痊癒了,可以出院了。你可以在Youtube搜尋這影片 : 搶救切爾諾貝爾紀錄片(2008)(The Battle of Chernobyl)

最高蘇維埃一名代表發現,當局有系統隱瞞切爾諾貝爾事故真正的後果,就在蘇聯帝於1991 年瓦解時,趁著當時的無政府狀態之便,她設法取得了最高機密文件影本,那是中央委員會的600 頁報告。


撰述時間是在搶救切爾諾貝爾一役仍在進行時,我讀到這些文件時,發現一切都有很大的出入,這才知道黨領導人對我們說了漫天大謊。

12 號法令敘述,1996 年5 月12 日,已經有10,198 人住院治療。345 人顯示放射性病變症狀,但是這同時,他們卻告訴我們一切都很好,沒有甚麼大礙。我這才發現他們說了多大的謊言。艾拉指出,她還透過其他管道發現,當局恣意更動標準,把正常人體能接受的輻射值提高了5 倍。他們把標準提升後,人們就瞬間奇蹟似的痊癒。醫院也讓他們回家,那是犯罪行為。

所以,蘇聯當時已是這樣的。蘇聯官方說,切爾諾貝爾這事件中,他們有五十七人死亡。但後來由一些核能專家作出了一個研究,出版了一本書,說總共死了一百多萬人,都是死於癌症。

亦可以參考這影片 美國紐約科學學院出版有關切爾諾貝爾事件Chernobyl 的年報內容報告1986 年前蘇聯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爆炸而產生核輻射洩漏事故,由1986 至2004 年間,對人類和環境所帶來的影響。


該年報由三位科學家所編著。
第一位,是俄羅斯總統前環境顧問、俄羅斯生物學家:Dr. Alexey Yablokov
第二位,是白俄羅斯生物和生態學家:Dr. Alexey Nesterenko
第三位,是在事發時,擔任白俄羅斯國家科學院的核能研究所所長的物理學家:Dr.Vassili Nesterenko


日本下黃雨後的幾天,3 月17 日,當這些輻射去到美國的時候,美國中部便開始下黃雨,政府說是花粉來的。然後中國開始下黃雨,又解釋說是花粉來的。




政府沒有承諾會對你說事實。
政府只能夠承諾維持他們的運作,
因他們知道,如果引起恐慌,這會毁滅政府的,會進入無政府狀態 - 所以已政府的立場,只選擇這個處理方式,因為災難事實上非常嚴重!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